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建筑> 国内的建筑设计需要一场“地震”

国内的建筑设计需要一场“地震”

来源: 新浪家居 2017-07-05 10:05:31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导语】

“中国建筑太有文化,就是大家都张口闭口谈文化,每个建筑、每个开发商都把文化挂在嘴边,甚至把哲学家的话直接挂在广告词里。另一方面,我们对所有从日常生活和历史中产生的东西,都极度蔑视和漠视,摧残起来毫不留情。特别有文化,完全是虚假的;没有文化,是非常真实的。”

——节选自南方周末 《王澍:我担心,50年后全是建筑垃圾》

以上,出自著名“业余”建筑师王澍先生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的一段话。其中,他抨击了大片设计“空壳化”现象以及空谈文化的不正风,发人警醒,引人深思。

作为一直致力于为设计师在品牌策划与包装,打造专属定制、为行业推送新鲜话题和业界探索的饰界网、广东设计师联盟,主办了饰界名师汇系列沙龙。本期活动力邀深圳洛辰设计事务所创始人/设计总监唐黎、深圳中珩建筑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设计创始人/设计总监 李志文、深圳汉洋环境艺术设计有限公司创始人/设计总监杨健,围绕“国内建筑设计的现状与发展”等话题展开论道。

作为共同成长并见证了深圳设计发展的“三剑客”,是设计路上并肩同行的“战友”,同样也因设计结缘相识多年的老友,唐黎、李志文、杨健在各自的设计上开花结果,收获良多。日本一行,感慨颇多,彼时,三人畅谈设计之进退,共忆往昔之峥嵘。以下,是三位设计师对日本建筑的见闻观感,以及由彼及此引发的思考,关于建筑,关于历史变迁、关于民族性格,他们说了很多,让我们一起来听听,这一集“老友记”都说了些什么。

【日本建筑设计的“余震”,波及到了我们】

日本,一个多发地震的岛国,全国每年平均有一万多次地震,有感地震平均每天约有4次,五级以上的大地震在近百年中发生过100多次。这种死神经常眷顾的不可抗力和大自然带 来的天生的“不安全感”使得日本人民从骨子里就形成了自发的保护意识和忧患意识。他们在这种“忧患”中挣扎逃生,也在这种“忧患”中奋起前行。他们把房子 建的坚固无比、把地下通道保留出最大的空间、把防范意识渗透到每一个国民心中。在日本,每一个孩子从小就知道书包里带着水和面包,每一个居民的家庭里必备 有防震的帐篷,每一个公共场所在200米范围都会有关于逃生和应急的物资仓库。政府颁发的每一个关于防震的政策都几近严苛,也接近完美。

不管是军事、文化、国民经济都跻身世界前沿,在亚洲同期国家中基本完成工业化,日本的建筑设计也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在现代设计中喷薄、迸发。他们用了大半个世纪的时间经历学习、思考、创新和引领的完美进程。1890年代,在经历了欧洲兴起的新艺术运动、维也纳分离派以及德意志制造联盟的思想浪潮的日本,加之关东大地震的灾后重建,日本建筑界产生了诸如东京新闻社、东京中央电信局等现代建筑风格浓烈的建筑标志,到二战后用钢结构来表现日本传统的木构造建筑,自由开放的空间与周边庭院巧妙的融合的东京文化纪念馆,再到上个世纪80时代创造新颖“和式风味”的后现代建筑“伊豆的长八美术馆”一时之间引领世界现代建筑的潮流,也孕育了大批知名的世界级建筑师。在世界建筑学届的诺贝尔奖普利策建筑奖中,获悉殊荣的有7位日本籍建筑师,获奖人数位居世界第二。

我们尊重这个国家的文化,是基于他们对自己民族的热爱和珍惜,是基于他们努力为自己创造幸福的可能,而不是单纯的谄媚、自诩和盲从。这种在一次次“地 震”般的时代年轮下,日本的建筑设计一次又一次的被颠覆、被革新、被壮大。也许恰恰是这种“地震随时要来的惶恐和不安”使得日本的每一个国民都倍加努力地 通过各种当时来创造和找寻“安全感”。同样,这份来自日本的“余震”深刻地波及到了国内的设计,引发我们思考和反思。

【我们不忘记伤痛,但也会时常羡慕】

 历史的尘土滚滚而来,我们有的洗尽铅华,有的灰头土脸,不改的,是彼此尊重和欣赏的目光。人有人道,天有天道,我们无法更改过去被涂炭的历史,也无法抚 平沾满血泪的记忆,历史的印记终将会刻在石板上,埋进尘土也丝毫不会凋零。不妨碍的,是我们回望过去,伤痛之余,扑面而来的羡慕不已。

 21世纪的今天,日本古代建筑仍然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尤其是它们的美学特征。除早期的神社外,日本古代的都城格局、大型的庙宇和宫殿等,由传统的“中 国风”到完全摆脱中国影响而自成一格,结构方法、空间布局、装饰、艺术风格等都与中国住宅大异其趣。独创了茶室、数寄屋之类的“和式风”。他们的美学特征 平易亲切,富有人情味,重视并擅长于呈现材料、构造和功能性因素的天然丽质。洗练简约,优雅洒脱注重表现自然材料气氛,将“禅意”和“美学”表达到了极致。

漫步在京都的每一条街道,古朴的建筑夹杂着历史的气息瞬间将你带回过去,精致的现代建筑又将你置身未来。每一趟日本之行,带给设计师李志文的是深深的自卑感。这份“自卑”源于自身认知的谦卑和对日本建筑的敬意,以及对国内设计还不够成熟和强大的遗憾。

【醒过来,哗众取宠的时代已经过去】

自国内改革开放以来,国民经济疾步上升,建筑设计也在如打了“激素”般急速发展。我们用了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在贫瘠的土地上竖起了高楼、建起了大厦,我们也用同样少的时间去脑补过去丢失的文化。

反观整个华夏历史,朝代更替,历史变迁,几乎所有的文化都在一次次的改朝换代中被推翻、被重建。说到底,为什么时至今日我们每个人都似乎很难完整,大约是因为始终都在否认自己的历史,推翻自己的过去,当然也包括我们的设计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

我们在经历了拷贝欧洲建筑风格的富丽堂皇、到追求北美热情自由的田园风光,再到向往如今大和建筑的古朴简单、历史悠长,三十年的光阴转瞬而逝,留下的,不抵是一大堆“实验性”和“作业式”的建筑“商业产物”来证明我们努力过。

王澍老师在担心城市会被废弃、市中心会荒芜、文化会丢失,50年后全都是建筑垃圾,我们也同样担心。

太多的设计师在 自己的“艺术梦”里沉睡不醒,太多的地产商“纵容”并放大了这个梦。我们的视线里会时不时有一些造型怪异、惊世骇俗的“艺术建筑”突然冒出来,接着一些造 型怪异、惊世骇俗的“艺术建筑”时不时在我们的视线里悄然倒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竟然接受了这种规律,“旧的一批倒下了,新的一批站起 来......”好在我们始终相信这是一个变化的过程,由稚嫩到成熟、由脆弱到稳固、由糊涂到清楚、、、、能做的,结束坐享,开始前行,洗把脸,清醒,然 后等待一场“地震”,把这些此起彼伏的建筑,控制在“救灾棚”里,并且不再生发。

【如何走远?“精神”不可或缺】

无论任何时候,精神的指引和民族的信仰会时刻在废墟和荒芜中给人以力量。我们需要信仰,就像向日葵一定要面向太阳。

 “场所精神”源于著名挪威城市建筑学家诺伯舒兹他在1979年创作的《场所精神——迈向建筑现象学》,书中提到的古罗马时代的“场所精神”。古罗马人认 为,所有独立的本体,包括人与场所,都有其“守护神灵”陪伴其一生,同时也决定其特性和本质。在建筑上往往引申为“一个人记忆的一种物体化和空间化”,也 就是所谓的“对一个地方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而如何在设计中淋漓尽致的体现这种认同和归属感。设计师杨健指出,要做有“记忆”的设计,不管室内还是样板间,特殊的记忆和符号始终都会给人以安定和归属,我们理性地剖析本质,让设计回归“原点”,在最初的地方预见未来。

 “工匠精神”是指工匠以极致的态度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追求更完美的精神理念。其内涵包括了一丝不苟的质量追求、耐心专注的服务态度、专业 敬业的卓越精神。正如香奈儿首席鞋匠说的“一切手工技艺,皆由口传心授。”设计亦是如此。注重每一个细节、从每一个根源做起。比如重视美术教育、注重艺术 氛围的养成、注重传统文化的先思考,然后再去继承、创新、和执着。

如此,即便经历漫长的岁月,我们依然还能以此为信仰,坚定地在设计的道路上走下去........

附:李志文公司集体出游-日本之旅(摄影花絮)

国立西洋美术馆

根津美术馆

元离宫·二条城

还想看更多建筑资讯、建筑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建筑频道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热门资讯
  • 昨日
  • 本周
  • 本月
视频

《欢乐颂2》温暖回归

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