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建筑> Steven J Orfield :建筑为何害怕科学?

Steven J Orfield :建筑为何害怕科学?

来源: ArchDaily 2017-10-24 09:55:52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Steven J Orfield in his anechoic chamber at Orfield Labs, which has been certified by Guinness World Records as the quietest place on earth. Image via screenshot from <a  data-cke-saved-href=

Steven J Orfield in his anechoic chamber at Orfield Labs, which has been certified by Guinness World Records as the quietest place on earth. Image via screenshot from a WCCO video about the chamber

该文章原发布于Common Edge,题为 "A Top Building Researcher Asks: Why is Architecture Afraid of Science?"

近期我们编写了大量关于建筑研究现状的文章。共识呈现为这些研究在严谨性上的不足,而且更重要的是它们并没有建立在一片良好的科学土壤之上。Steven J Orfield 对建筑研究有一些强烈的看法。三十年来,他在自己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 Orfield 实验室里从事建筑研究,服务于各大建筑设计事务所以及福润500强公司。就在上周末,我与他谈了谈为何建筑师会害怕科学,他将如何将它引入学校,以及他在通用设计领域的工作。

问: 你的实验室与众多客户合作,包括企业和建筑。为何其他产业相比建筑行业来说更大程度地应用和依赖科学研究?

Steven J Orfield: 我认为几乎任何其他产业涉足研究都比建筑学做的多。为什么?因为建筑实际上没有在做研究。这个领域产出大量博士学位,提供硕士学位和许多研究生教育,但其中的大多数都是关于理论和历史。建筑学里不教科学,因为它本身不懂科学。同时建筑学里有一种固有的想法,至少基于我认识的许多建筑学院院长所述,美国的本科学生不想学如何做研究。他们不喜欢科学,他们只想做“艺术”。

我们从业46年以来,接待了全国众多建筑设计院校的参观团队,所以我们知道这是错的。学生们喜欢科学。他们只不过从学校中得不到任何良好的科学教育。问题在于科学和设计不是同一种语言。假如你教建筑学生科学,你需要采用体验的办法。那就需要你了解和人类感知与舒适相关的所有科学。然后你才能打造基于科学的示范,因为你理解如何操作。要有效地应用科学,你首先得理解它。

问: 如果一名建筑学院院长与你讨论为学生制定一个研究项目,那将会是什么样的?

SJO: 这将与我们接待客户的理念相同。我们对客户会有一场四到五个小时的沉浸式会议。对于研究生,我们会在课程期间带他们做同样的沉浸。我们将开发一套课程,从与设计过程相关的感性演示做起。一旦学生直观地理解了这些,我们将会教授他们人类感知和认知方面的知识。和客户一样,学生们需要一个经验基础,基于此他们可以通过观察来教导自己,从而学习正式的实践。

问:为何建筑对科研的接受如此勉强?

SJO: 因为这对建筑师来说是外来物。同时他们也畏惧一旦将研究带入“设计”过程中,他们就会被边缘化。建筑师从未发现从科学知识中学习设计灵感是必要的,因为他们相信依靠直觉的设计模式运作良好。他们也没有能和更基于科研的设计方法进行比较的有效途径,因为他们对此毫无经验。

问:除了偶尔有对建筑能源利用的展示性研究,为什么很少有建筑在使用过程中进行能源利用的评估和调研呢?

SJO:真正有趣的是,的确有人进行了建筑使用过程中的评估,但是几乎没有使用前的调研。如果你只进行了使用后的评估但是没有预先研究,你就无法获得对比和评判标准。

问:什么才是科学方法的基础呢?

SJO:我们已经做了近25年的建筑使用前后评估,发展出了一套在工作空间内监测组织质量、工作质量、动态补偿质量以及通常状况下工作环境质量的数据模型。我们的评判标准是个人对公司的主观感受。这一方面主观感受与建筑相关。这是我们目前所了解的唯一研究形式,而它实际上是对工作满意程度而不是工作环境满意程度的研究。

问:所以你们没有监测建筑相关的数据?

SJO:我们监测的远超这些。我们告诉客户:如果你们公司的组织质量较低,那么的确没有必要建一个新的建筑。如果公司的动态补偿质量低,那么没有必要为公司建一栋楼。大部分的使用前研究都是为了证明建筑是否有理由被建造。我们的研究就是立足于公司的基本组织构架,同时关注公司如何考虑员工的健康和福利。

问:那么你们研究室建立建筑耗能模型吗?

SJO:我们建立照明和采光的建筑能量模型。但是有争议的部分在于,这里有两个对于建筑来说很重要的东西:你希望可以在感官上很舒适,同时你希望建筑容纳更多情感元素。你期盼这是一个你喜欢的居所并且在里面感觉很舒适。这里有很多可以达成的方法,感官上的舒适可以通过合适的科学研究完成,就像我们所做的,对建筑指标的研究(声学、可视、照明、采光、热能、室内空气指标)。

问:你们的客户群体是怎样的呢?建筑公司还是建筑业主?

SJO:大部分的时候是建筑业主聘用我们,另一半则是设计师。业主客户倾向于开放项目让我们有更多的参与。而建筑师“狭窄的”兴趣面通常控制了与建筑领域相关的一些过程。当我被一个业主聘用建造一个新的办公大楼时,我们能参与全部的建造过程:建筑设计竞赛,使用前后的调研监测,声学、光学、热能、室内空气质量监测,以及建筑的对外展示和评估。如果同样一个项目业主是建筑师,他或许对声学、照明或者视听系统感兴趣。

问:为什么研究的范围如此不同?

SJO:如果客户说某个事情很重要的话,设计师往往就会觉得这的确很重要。一位建筑师可能会这样问客户:“在这个项目中,声音的影响对你来说是否重要?”如果他们回答,“不是那么重要”,那么建筑师就会把声音排除在考虑范围之外。比起正确地引导客户知道什么是建筑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大多数情况下,建筑师只是询问他们想要什么。作为一名在法庭上为设计失败作证的专家,我在证词中多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问:这样的调研就只是局促而有限地询问客户想要什么。

SJO:客户不知道该要求什么。这就像去看医生,医生问:“你对健康的哪个方面有兴趣?”“我们总是假设客户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我们不受他们最初想要什么的印象的支配。我们的工作应该是,假定客户有我们那样的设计调研的信息量,然后在此基础上替他们考虑。

问:你想要探索的研究领域是什么?

SJO:很少有我们没有涉及的领域,其中我最热爱心理学。我们与全国各地的心理学家、认知心理学家、知觉心理学家以及其他研究方向的心理学家合作过。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合作。我对神经科学十分感兴趣。我们进行了一些有一定深度的研究。但我们认为到目前为止,这个领域的工作并没有十分成熟。

问:这是一个新兴领域。

SJO:因为它有局限性。例如,如果你想为一个特定的群体设计建筑,神经科学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将统计居住者这个事情考虑进来。神经科学是一种有限的、低回报的工具,而建筑学正试图用它来解决一系列极其复杂的问题。如果我们做建筑视觉效果调研,我们可以比神经科学,更容易,更清晰,以更低廉的价格,更好的人口统计控制,达到同样的效果。在某些时候,这些工具应该融合进主观测试系统以协助设计,但这需要建筑师或技术人员了解研究的微妙之处。

问:但是你会承认神经科学是一个新兴领域,它对建筑的前景有一定影响?

SJO:神经科学的问题是,它不一定告诉你很多。你大脑的某个区域亮了起来。这会告诉你什么?有什么东西刺激到你了吗?你喜欢还是不喜欢什么?神经科学正试图将这些背后隐藏的意义找寻出来,最终它将成为一个有趣的工具。当客户走进建筑师的办公室时,他戴上耳机,观看一组图像,然后通过一个过程,产生对于建筑的共鸣,让建筑师知道他想要什么。

神经科学最终可能有利于形成更准确的审美判断,这意味着更重视用户体验。另一方面,神经科学不会做任何关于提升知觉舒适度的事情:声音,采光,冷热程度,室内空气质量,这些所有人都会在建筑中提到的事情。这些是我们已经了解到的科学问题。我们知道目标应该是什么。我们知道该如何设计。但在美国,超过99%的项目都不使用建筑性能科学。

问:你一直在开展许多前沿的通用设计项目,可以和我们分享以下吗?

SJO:过去十年,我们花了大量精力研究认知与知觉障碍,并根据这些心理障碍,制定出一套关于衡量建筑性能的标准。所以说,我们正在努力探索一种基于认知与知觉障碍的通用性设计标准,这有利于为在这方面残缺的群体提供更好的帮助。但对于那些认知与知觉正常的群体,这套标准也是适用的。我想表达的是,从知觉刺激和认知复杂性的角度出发,建筑设计应当受限于某种特定的条件。这些应是建筑界通用的法则,因为它们会对人们产生正面影响。再者,科学无疑是为人类创造更好的生活,那么,关于希望建筑是什么“风格”、或者说建筑师希望人们从他/她的建筑中引起什么共鸣,这就不再是问题。我们唯一需要知道的,就只剩下一个问题——我们该如何为使用者建造这样一栋优秀建筑?

问:那可以说是一种风格不可知论吗?

SJO:这根本不是风格不可知。但提到风格,那些建筑中运用到的风格、那种审美,必须能引起使用者的共鸣,而不仅仅是建筑师的。我坚信美学,但我也相信,美学是可以衡量的。但这也是许多建筑师不认同的。我们曾进行了一遍又一遍的试验。我们相信,建筑师自认为的艺术,是可以通过使用者决定它们是否有效来被评估的。结果通常都是否定的。

我们开始认为,全世界的建筑都应该以一种和睦的审美标准进行设计,有着较低级别的知觉干扰和认知复杂性。那些简洁、易于穿行的建筑,它们不会有过多的视觉或听觉干扰。建筑提供舒适的空间体验,使你不会感到过分压抑。绝大多数建筑师设计时都没有意识关注到这点。

讽刺的是,绝大多数设计产品的大公司都有用户体验部门。但是建筑,大概是所有科学-艺术领域中最复杂的学科,却没有用户体验部分。缺乏了使用者的评估,建筑设计的实践结果通常是低质的艺术品。我们已经为惠而浦集团(Whirlpool)、哈雷戴维森(Harley Davidson)、百得(Black and Decker)、微软(Microsoft)提供过用户体验服务,我们发现,整个建筑设计师群体,对于用户体验科学的概念是完全陌生的。有些令人惊讶的是,我们发现,对于大部分的产品设计师群体,他们对这片领域也是陌生的。在工业设计领域,像建筑设计师一样,工业设计师们绝对也厌恶被外界评介。

Martin C Pedersen 目前担任 Common Edge Collaborative 的执行董事。是一名作家、编辑和评论家,他在Metropolis杂志社担任总编长达近十五年。

翻译:陈铭家,朱子媛,周洁羽,杜慧婷

还想看更多建筑资讯、建筑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建筑频道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17-10-25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