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建筑> 建筑师让·努维尔十年巨作落成 看外媒如何评价

建筑师让·努维尔十年巨作落成 看外媒如何评价

来源: ArchDaily 2017-11-30 10:08:40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看外媒如何评论让·努维尔十年巨作‘卢浮宫阿布扎比’?, © Laurian Ghinitoiu

© Laurian Ghinitoiu

本月初,由普利策得奖建筑师 让·努维尔 计的 “环球美术馆”,阿布扎比卢浮宫,终于在万众期待下在阿布扎比对公众开放。在历经数年延期和包括被指责侵犯劳工权益,经济策略调整,当地局势动荡在内的诸多问题之后,这座美术馆的建成对其而言就是一项成就。评论家,支持者,怀疑论者,艺术家,经济学家和人权机构都对其坎坷的建造过程给予密切关注,如今落成,对阿布扎比卢浮宫的评论也源源不断的涌现。

© Roland Halbe

© Roland Halbe

“Architects are fond of talking of painting with light, but here it rings true. The combined effect is mesmerizing.”
– 
Oliver Wainwright, The Guardian

“建筑师总喜欢说在设计中用光影作画,而在这座建筑里这个概念被落实了。最终效果非常迷人。” - Oliver Wainwright, 卫报

尽管该评论认为这座美术馆与阿布扎比令人目眩的城市天际线相比显得’有些平淡’, 但作者很欣赏努维尔指挥光流淌进穹顶的纹理,形成光影投射在穹顶下排布地错落有致的展馆和走道上:

“[…]无数道光穿过穹顶上层层叠叠的星状格纹,投影斑驳地映在白色水泥墙上,令人仿佛置身于另一番天地。”

然而,Wainwright 也提到建筑的某些设计点或材料选择有悖数亿美元投资的初衷,整个项目反映了客户和建筑师本人对奢华的追求。

“整座建筑充斥着一种阿拉伯酋长们钟爱的格调,感觉他们钱多的花不完。努维尔有幸能有资金挥霍,设计屋内可见的从皮革家具到灯具在内的所有东西,有些成品太过华丽以至于与他以往的品味相去甚远。”

该项目施工期间由于涉嫌剥削移民劳工遭到审查,尽管努维尔本人对此保证此类事情不会发生,这件事情在公众心中造成的不适和愤怒还是对近期的开业有影响。 作者在文章结尾处强调,建筑与其建造过程是密不可分的:

“如同场馆展出的许多由历代君权创造的无价珍品一样,这座建筑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文化创造,尽管建造过程极其复杂,但也将是故事的一部分。”

© Marc Domage

© Marc Domage

“The effect is almost otherworldly, an amalgam of memories from Venice to Marrakesh, from sci-fi to Spanish villas, yet it creates from those vaguely familiar images something utterly original.”
– 
Edwin Heathcote, Financial Times

“最终的效果让人犹如身在异世界,它集合了大众印象里的风格元素融合为一,从维也纳到马拉喀什,从科幻风到西班牙别墅风,然而从这些似曾相识的图像里所创造出来的东西却具有完全的原创性。”  -Edwin Heathcote, 金融时报

和大部分品论家一样,Heathcote 赞扬了阿布扎比卢浮宫以其穹顶为代表的空间性,技术性和庄严感,也肯定了建筑师有效驾驭当地丰沛的光与水于建筑之中的能力。 努维尔受任命之初,他纠结可以拿什么作为设计的“背景”(“context”), 整座岛仅是一片土地。他参考了伊斯兰建筑和当地本土建筑,并在美术馆的设计中加以重新诠释。但是 Heathcote 评论到这样做有些太刻意了:

“或许这难以避免,但努维尔有点过份注重所谓的背景了。了解地域背景对一个全球性的当代建筑师而言非常重要,但太过注重会适得其反。原本的白墙和穹顶即使背后没有这些文化寓意也是相当成功的设计。[…]”

尽管作者质疑那些借鉴和文化寓意的必要性,但他肯定了酷热的沙漠环境对设计带来的巨大挑战,以及努维尔如何通过自己的设计战胜这一难题:

“在阿布扎比,一直开着空调的现代化大商场是访客心中的一张名片 […]阿布扎比卢浮宫对制冷,温控和安保系统都有非常严苛的要求,对于如此重要的一个场馆设计师本可以沿用大家一直在用的那一套系统。但是努维尔选择将场馆分解成55个独栋楼,在楼与楼之间设计有遮阳的小巷,街道和广场,他确实创造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 Mohamed Somji

© Mohamed Somji

“[…]it’s hard not to be thrilled by what Nouvel has achieved—a reiteration of a north African medina composed of 55 separate pavilions, some sitting beneath that dazzlingly engineered dome, where eight layers of latticed metal create 7,800 perforations that filter the hot Arabic sun into brilliant spots of light that dapple their bright white walls.”
– 
Caroline Roux, The Telegraph

“[…]努维尔的设计简直让人颤栗 - 这座场馆是对非洲麦地那城的重新演绎,由55座独立的场馆组成,其中一些场馆座落在运用炫目的工程技术建成的穹顶之下,炙热的阿拉伯阳光透过8层金属网格交叠而成的7800个孔洞,形成耀眼的光斑挥洒在无暇白壁上。”  - Caroline Roux, 每日邮报

金属穹顶和透光的室内空间可能会是人们在这座建筑里最特别的体验。如同Roux所言,这个设计让人印象深刻。 与 Wainwright 一样,Roux 也把这座美术馆与阿布扎比城市内其他高耸浮华的建筑相对比,肯定了它美学角度的成功。但有趣的是,Roux 的解读带有寓言性,她视其为权利,政治和暴力的象征:

“我认为这座建筑将会有若干优点。它的层高很低,大部分地方高度不超过30英尺(约9.14米),这在普遍过度追求摩天大楼的阿联酋国家显得特别有魅力。但是穹顶的颜色会从银色变成枪灰色:代表武器和战争的颜色。”

© Mohamed Somji

© Mohamed Somji

Louvre Abu Dhabi is a building for the age of the smartphone and the selfie, its startling architecture and angles perfectly designed for Twitter and Instagram.”
– 
James Langton, The National

“阿布扎比卢浮宫是智能手机和自拍时代的建筑,其惊人的造型和每个角度都仿佛是为 twitter 和 instagram设计的。” - James Langton, 国家报

阿布扎比和其相邻地区经常被抨击依赖于雇佣世界著名建筑师,想要走城市发展的捷径。卢浮宫所在的塞蒂亚特岛的发展计划也被 Wainwright 称作是“建筑师游乐场”。但对于为阿布扎比本地传媒 国家报 撰稿的 Langton 而言,正是这种非常适合拍 instagram 风照片的特点使得这座美术馆如此引人入胜:

“有时人们看起来像接到了一个集体指令似的同时举起相机对准星状的网格,亦或在镜头前摆鬼脸,做嘟嘟嘴。努维尔的光之雨形成的光斑随着日升日落变成最理想的聚光灯,让这座建筑也参与到这场游戏中。”

与此同时,他认识到这座美术馆为阿布扎比市民创造了一种新的空间。有别于其他评论,他没有把它和现存的建造趋势做比较,而是分析了目前空间的使用趋势及卢浮宫的出现能如何改变这一现状:

“迄今为止,这座城市的集体意识趋向于去大型商场。阿布扎比卢浮宫可以发挥相似的功能,但是是用艺术而非商业来引导人们。 ”

© Roland Halbe

© Roland Halbe

“In your head you might suspect that you have entered a Venice-meets-Las Vegas world, but in your heart this calm, air-conditioned realm of cool blues and pale greys, bright whites and deep shadows, simple patterns and stark geometries feels deceptively spiritual. Louvre Abu Dhabi is a beautiful building.”
– 
Rachel Campbell-Johnston, The Times

“在你意识里你可能怀疑自己来到了一个’维也纳遇见拉斯维加斯’式的世界,但在你的内心,会觉得这个平静的,恒温的,以冰蓝与淡灰为基调,白墙与阴影明暗对比强烈,运用简单图形和纯粹几何元素的地方似乎是座精神殿堂。阿布扎比卢浮宫是座美丽的建筑。” - Rachel Campbell-Johnston, 时代周刊 

与很多评论家一样,Johnston看到建筑远景时起先觉得“平平无奇”,称之为“草丛里的蘑菇”,但进入美术馆之后,她就被折服了,开始不吝溢美之词。与此同时,她可能是第一个指出设计过程与策展形式和将会展出的艺术品之间存在紧密关系的人:“这座建筑的形式大于将来要展出的内容。策展人要如何把这里变成一个与展品相关的展览空间呢?”

反之,这就暴露了一个建筑设计上的瑕疵:

“它最大的问题就是建筑规模。宏大的建筑体让许多作品显得渺小。”

建筑和很多事物一样,永远是与社会,经济和政治问题绑定的。Wainwright 谈到了关于劳工权益的争议,Heathcote 提到“大规模注入的资金”,Roux 简要地暗示了地区政治的真实情况,Johnston 的抨击则延伸到了岛上消失的自然生态:

“Saadiyat 岛是一片10平方英里(约16.1平方千米)的沙地,原本是许多海鸟和海龟的栖息地 (我十分担心这些海龟),如今阿布扎比选址于此并把美的标准从自然的变成了人造的。”

© Roland Halbe

© Roland Halbe

有趣的是,对美术馆的座右铭- “在新的光芒中看见人性” (“See humanity in a new light”)可以有三种解读:第一种是字面意思, 指的是努维尔被众人所喜爱的“光之雨”。第二种是美术馆的策展形式,有选择性或者说故意遗漏性的展出古往今来关于人类的艺术品。第三种如同 Wainwright 在他文章结尾处的评论,解读阿布扎比卢浮宫的时候要看到其对劳工的剥削,对艺术和建筑的商品化,和它所体现的的阿联酋国家的远大抱负。

翻译:蚁君远

还想看更多建筑资讯、建筑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建筑频道

责任编辑:许文雅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17-12-01 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