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专栏> 向京的艺术版图

向京的艺术版图

来源: 文创资讯 | 许文雅 2018-02-02 10:35:33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向京这个名字包含了太多内容。她是中国当代著名的女性雕塑家,作品曾经打破中国雕塑界的拍卖纪录。在名利双收的年纪,她并没有止步于当前的成功,坚持在雕塑领域深耕,凭借一件件直击人性的作品多次惊艳艺术界。向京也活跃于商界和时尚圈,她与丈夫瞿广慈一同创办奢侈品牌“稀奇艺术”,实现了艺术与商业的跨界联姻。向京也为时尚品牌所青睐,多次登上国内顶级时尚杂志封面。凭借与日俱增的市场影响力,向京的艺术版图大肆扩张。在她的步步为营背后,呈现了一位女性艺术家的勃勃野心。

向京

一、向京与艺术

向京回顾展“没有人替我看到”正在上海龙美术馆展出。展览海报与另一场“伦勃朗、维米尔、哈尔斯:莱顿收藏荷兰黄金时代名作展”,并置在龙美术馆广场上空的灯箱上,在某种程度上说,向京在国内获得了与国外顶级艺术展同等的社会地位。

“向京”这个词汇,不仅代表了艺术家本身,在当代社会的场域下更被赋予了“成功女艺术家”的深意,尽管她不愿意接受任何标签和名片,“成功女艺术家”这几个词却早已进入观者的知识结构。从央美毕业到扬名艺术圈,向京花了不到十年的时间,一度成为大众眼里的传奇。向京得到了时代的眷顾和宠溺,而她身上的众多特质,也成为建构艺术家身份和角色不可或缺的条件。

敏感是成为一名艺术家最基础的条件,而这一特质在向京身上表现得尤为鲜明。她的敏感早在十多岁时就已初现端倪。她曾回忆当时参加邻居大哥哥婚礼时的情景,在喧闹的人群中感到悲伤窒息,忍不住跑进厕所嚎啕痛哭了一场。她说,越是在人多热闹的环境中越是感觉悲伤,仿佛自己从此失去了什么。她把这视作一种特异功能,一种敏锐感知世界的能力。在另一方面,她很早就意识到了女性这个社会角色的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与自己是女性这个事实进行着抗争。正是由于这段抗争的经历,当她观察自我属性时才显得更为通透。她也一直尝试着增强对外部世界的认知,以至在大学哲学课的试卷上写下整整两页关于人生的问号。生从何来?死往何去?……这一系列人生终极问题频繁拷问着向京的灵魂,并且在作品中进一步延伸。

折腾,这是属于向京的青春写照。上中学时,向京是个成绩非常优秀的孩子。这位常人眼中的好孩子,却常常干着和同学、老师打架的事儿。对此,学校老师们觉得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事实上,她的不羁和叛逆不过是与世界对话的一种方式。在不间断地折腾下,她一再确认自己的存在与虚无。进入央美附中后,向京算是真正找到释放青春能量的场所了。附中的学生大多才华横溢,那儿的学生不缺个性,反倒害怕的是没有个性。在附中的温床里,向京身上的折腾劲儿显得稀松平常,曾经的特立独行也成为了一个寻常的存在。或许是出于这样的经历,向京的作品才能散发出更为深刻的人性。向京坦言,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选择雕塑这么复杂这么累人的艺术形式,可能她确实太爱折腾了吧。但是她对于雕塑的挚爱,分明从附中时期就已经显现了。油画是附中学生十分青睐的选修课,向京对它却表现得十分冷淡,反倒去选择了不那么热门的雕塑课。

向京 《孔雀》 玻璃钢着色

果断,这一点也常常出现在向京的生命线中。在得知考上央美附中后,向京拎着书包从课堂扬长而去,此后再也没有踏进过那个教室。上大学时与师哥瞿广慈相恋,在家人的反对声中,她仅仅留下一张字条便坐着列车只身前往广慈上海的家中。大学毕业后,向京在《大众电影》杂志社做着美术编辑,空余的时间就在北京昌平的工作室内做雕塑,就这样过着一边工作一边创作的生活。但是,艺术创作往往需要保持持续的、沉浸式的投入,碎片化的时间以及工作与创作两种场域下引发的冲突,导致向京的创作状态持续低迷。三年后,她辞去杂志社的工作,与丈夫瞿广慈一同前往上海师范大学任教。当真正进入教师这个角色后,她才发现教育是那么糟糕,以至彻底放弃为人师的想法。2006年,他们离开了这个曾经创造无数荣誉的地方,成立“向京广慈雕塑工作室”,当起了自由艺术家。向京曾说:“当我还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我绝对不做什么。”或许正是对自己的深刻体悟,才促成了她人生关口中的一次次决断。 

向京 《异境——这个世界会好吗》 玻璃钢着色

天性敏感,爱好折腾,处事果断,这些特质在时代中融合发酵,推动了向京建构艺术家身份的进程。值得注意的是,时代的眷顾和宠溺从中也起到了催化作用,所以她的建构之路才会相对顺遂。女性在社会中往往处于次性别的存在,女艺术家也是如此。长久以来,男性把持了“艺术家”这个词汇的使用权,当形容女性时往往要加上性别特指。男性占据了艺术史的绝大多数板面,留给女性的空间少之又少。女性艺术家在历史中的长期缺位,一度导致大众对女艺术家的集体失忆。在女性能顶半边天的时代,这种境地实在有失公允。

时代需要转型,时代需要典型,时代需要建构新的历史,于是时代选中了向京,把她作为女艺术家群体的代表推向公众,借此掩盖时代对女性的伪善、美化虚妄惨淡的历史。显然,时代对向京的青睐并非全然是偶发性的,更多的出于自身的布局和考量。但是,向京这类女艺术家还是太少了,无法满足时代的渴求,供求失衡的局面导致向京愈加典型化,因此常常成为被消费的对象。向京没有辜负时代的嘱托,面对雕塑这份事业,她保持着高度的自律力,基本上全年泡在工作室里琢磨这些东西,不断忍受着事业带来的琐碎以及对于自身的消磨。在作品中,她释放着恐惧、担忧,将时代快速发展背后人性爆发的多种问题一一揭露。因此,成就了向京,成就了一位杰出的女艺术家。

二、向京与稀奇

“赚钱是艺术,工作是艺术,成功的商业是最好的艺术。”这是安迪•沃霍尔留下的一句名言。从惯常的思维出发,艺术和商业分别位于一条线的左右两端,看似很难出现交汇的场面。艺术是社会的上层建筑,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精神文明,彰显了人类圣洁高贵的意志。商业妄图染指艺术,艺术却羞于和它为伍。二十世纪的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却把商业置于和艺术同等的位置,将艺术拉下神坛,揭开了艺术大众化的序幕。当向京从一个纯粹的艺术家转型为艺术商人时,有人嘲讽奚落,也有人拍案叫好。向京的转型,有一位自由艺术家维持独立生存的考量,也有一位艺术家试图打开新空间的野心。她坦言,在创作中艺术和商品是分开的,她尽量躲避时代的招安,试图保持艺术的纯粹性。但是,她所经营的商业却在无意中创造了一种新型的艺术形式,并且在纯艺术之外的场域生根发芽缔结果实,成为建构艺术版图的重要一环。

2010年,在丈夫瞿广慈的提议下,一个叫做“稀奇”的艺术品牌诞生了。稀奇主要是作为向京、瞿广慈艺术IP的衍生品存在,产品涵盖雕塑、配饰、设计产品等多个产品领域。对于稀奇这门生意,二人正筹谋着下一盘大棋,意欲打造为驰名海外的中国本土奢侈品牌。

稀奇艺术主要产品线“幸福系列”

当代不乏艺术家涉足商业的先例,但是玩票的心理占据了多数,当二人头一回为品牌选址时,北京银泰为其安排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这个方案很快被否决,通过再三努力,向京夫妇为稀奇争取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并且精心装修了一番,颇有大干一场的气势。2011年3月,稀奇第一家直营店在北京银泰中心地下一层开幕。店内浓郁的艺术氛围和别具一格的商品吸引了消费者的目光,稀奇这个品牌也渐渐传播开来。三个月后,位于798的直营店开幕,正式在艺术新地标扎根。不久,稀奇又将版图拓展向了郞园Vintage艺术区。三里屯Village是北京迅速崛起的潮流商圈,这里融合了艺术、时尚、购物等众多元素。刚刚崛起的稀奇引起了它们的关注,双方顺利达成了合作。2012年4月,稀奇首家旗舰店在Village北区揭幕,与众多知名品牌做起了邻居。短短一年,稀奇在北京开设了四家门店,其热度可见一斑。稀奇的商业版图仍在持续扩张,它在上海兴业太古汇内安了家,这是在北京之外开设的首家直营店。此外,香港连卡佛、广州Hi百货也设有稀奇的商品柜台。为了加速建立稀奇品牌的群众基础,它也尝试以概念游击店的形式出现在各大城市。

除了开设线下门店,稀奇正积极布局电商业务。淘宝、京东是国内炽手可热的电商平台,对于一个充满野心的新兴艺术品牌而言,那里显然是必须抢占的商业领地。2017年,稀奇旗舰店正式入驻天猫和京东,开创了品牌发展的新局面。主流电商平台的优势在于知名度高、流量大,但是也存在购物群体分散的缺陷。艺术品电商平台属于电商体系中的分支,尽管流量少,但是消费群体更为聚焦,便于实现精准营销。从长远来看,对于艺术品牌稀奇而言,入驻专门的艺术品电商品平台似乎是个更好的归宿。但是,国内的艺术电商仍处在起步阶段,发展不成熟,亟待建构良好的产业生态发展链。不过,随着资本产业链的互联网化,线上平台逐渐成为全球艺术品交易的重要阵地,艺术品电商的发展潜力不可估量。稀奇敏锐感知到了时代的风向标,跨出极具前瞻性的一步——入驻Artand、HIHEY哈嘿艺术电商平台。

布局线上线下业务在于为稀奇创造良好的销售平台,品牌自身的价值和活力才是实现持续发展的源泉。向京、瞿广慈在创造稀奇时就已清楚地认识到,稀奇之所以为稀奇,主要是他们二人强大的艺术IP使然。因此,他们在运营稀奇品牌时,随之开发了一系列IP衍生品。

稀奇从诞生以来,一直谋求与国际品牌合作的机会。在公关公司的斡旋下,相继与欧洲第一瓷器品牌Meissen、艾美酒店、法国娇兰、奢侈品包袋品牌Dissona以及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等开展跨界合作。尤以Meissen、古根海姆博物馆、Dissona之间的合作最为典型。2016年,稀奇艺术与Meissen合作打造了一款名为《欢乐天使》的艺术品,9月在巴黎时尚家居设计展上亮相,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了稀奇艺术的创造力,大大提升了品牌知名度。在与古根海姆博物馆的合作中,稀奇以博物馆的螺旋形外观为设计灵感,合作推出——稀奇艺术“一杯子” X 天使古根汉姆博物馆骨瓷杯,并且摆上了古根海姆的礼品商店柜台。此次合作,不仅展现了稀奇艺术的IP活力,而且顺势拓展海外市场,是一次较为成功的商业运作。Dissona是一个知名的包袋品牌,在与稀奇的战略合作中,联手打造“稀奇艺术仲夏包”等手袋系列,此外还在北京国贸商城北区开设了稀奇艺术 X Dissona概念店,品牌合作进一步深入。

稀奇艺术和赵薇合作《致青春—我能飞》

稀奇的跨界合作不止在于品牌之间,它也常常和知名人士联手打造艺术衍生品。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上映后,全民群体掀起一股青春怀旧热。2014年,稀奇艺术和赵薇合作推出雕塑作品《致青春》,这是稀奇与明星跨界的初次试水。作品一经面市,在两大热门IP的巨大影响力下,无论是《致青春》作品还是稀奇艺术,在营销上都取得了良好的成效。此后,它又与那英、孙俪、白百何等明星联合打造生肖类艺术品。2017年12月,在电影《芳华》上映之际,稀奇艺术乘势携手严歌苓推出《芳华•仲夏》艺术衍生礼盒,在电影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之际,稀奇也打了一场漂亮的营销战。

对于向京和瞿广慈而言,稀奇不仅是门生意,更是对于艺术的一种新型实践。稀奇品牌诞生于2010年,在准确的市场定位与一系列精密运作下,如今已经成长为国内一线艺术奢侈品牌,甚至将市场拓展向海外。稀奇诞生之初,主要是仰仗向京、瞿广慈两大艺术IP的影响力,当稀奇在国内外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后,两位创始人身上的光芒随之愈加璀璨。

三、向京与时尚

向京与时尚圈,也结下了深厚的历史渊源。

“女性”是向京身上最牢固的标签。在挣得“杰出女艺术家”这个称谓后,向京的性别属性被无限放大,一度作为女性群体的代表推上台前。2009年入围COSMO时尚女性盛典,2013年获得女性传媒大奖年度女性榜样奖,2016年斩获天下女人国际论坛“女性创造力奖”……女性是时尚消费的主力军,时尚杂志与时尚品牌的主角也以女性居多,身处艺术圈的向京自然引起了它们的关注。向京作为杰出女性的代表,不仅多次登上VOGUE、芭莎、ELLE等顶级时尚杂志版面,而且获得了为香奈儿拍摄短片的机会,成为国内重量级的时尚人物。

向京与周迅共同为杂志拍摄封面

向京能成为时尚圈的座上宾,首先得益于她在艺术上取得的杰出成就,这一点无可置喙,而其良好的外貌条件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向京从小就是一副瘦瘦的模样,除了包裹着躯体的那些肉外,全身没有一块多余的脂肪。加上其高高的个子,整个人显得更为修长。时尚圈对于身材的重视程度毋庸置疑,向京的天然优势为她徜徉时尚圈大大加重了砝码。此外,向京的脸部容貌不仅端庄,而且非常具有辨识度。眉弓突出,眼窝深邃,杏眼圆睁,它们的组合不仅美艳而且散发着浓浓的艺术气味。正出于此,在应《芭莎艺术》之邀与著名影星周迅共同拍摄刊物封面时,这位时尚圈的边缘人士也完全不落下风。在露得清中国于上海举行的十周年庆典上,与向京同台的女明星甚至黯然失色。显然,修长的身材、优雅的体态、端庄的容貌,构成了向京进入时尚圈的软实力。

据不完全统计,自2008年伊始至2016年底,向京登上时尚杂志版面达十次之多,分别为《时尚健康》《时尚芭莎》《大周末Hotspot》《ELLE世界时装之苑》《VOGUE服饰与美容》《時裝 L’OFFICIEL》《Esquire時尚先生》,其中有两次作为封面人物登上杂志。向京前后两次登上时尚杂志封面显然是大有深意。2008年,向京首次登上了《时尚健康》杂志封面,与她同刊的是陈庆庆、喻红、陈曦三位女性艺术家。2010年,向京又登上了《大周末Hotspot》三周年特刊封面,这一回与她同刊的不仅有艺术家崔岫闻,还有著名演员孙俪,她已经获得了与时尚明星比肩的机会。

向京在时尚圈已经攒下了一定名气,2016年一部《Outside CHANEL》则将她推向了时尚的顶峰。《Outside CHANEL》是由法国著名奢侈品牌香奈儿打造的记录式短片,分为中国、日本和美国三部,影片中的主角无一不散发着女性的自信和独立,她们的故事也呈现了香奈儿最核心的精神品质。在《Outside CHANEL》中国篇中,向京有幸被香奈儿选中,与昆曲演员单雯、创业者龚晓思、生活美学家唐七、遗产保护建筑师李光涵共同出镜,分享经历过的人生旅程。短片中的人物,不仅展现了当代女性的魅力,而且成为香奈儿精神在当代的续存和写照。尽管这是一部记录当代杰出女性的短片,它所遴选的对象也都是艺术家、歌剧演员、企业家等非传统意义上的时尚人物,但是香奈儿本身是以时尚品牌闻名于世,它在时尚圈的影响力更是举足轻重,因此《Outside CHANEL》也沾染了浓浓的时尚气味。对于出镜的女性而言,这部短片不仅充分肯定了她们的人生成就,也在一定程度上有效提升了时尚咖位。向京早已在时尚圈站稳脚跟,本次与香奈儿的合作实质是对向京时尚咖位的再度加冕。

《Outside CHANEL》中国篇拍摄花絮

无论是时尚杂志还是香奈儿,它们都是以提供表现舞台的形式肯定向京在时尚圈的地位。此外,向京还凭借与日俱增的时尚影响力,引起《中国时尚权力榜》的瞩目,并且获得这一权威评选活动的肯定。《中国时尚权力榜》于2010年正式启动,是由新京报社和新京报传媒集团打造的大型时尚评选活动。在第一届盛典拉开帷幕时,就引得多位重量级人物前来助阵,其影响力可见一斑。2012年,在该活动举办第二届之际,经视觉艺术家叶锦添、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李当岐等评委的几度考量,向京的名字出现在了入围榜单中。此番入围时尚权力榜,是国内权威时尚机构对向京时尚影响力的官方肯定。此时的向京还是以奖项候选人的形式出现在榜单上,到了2013年的评选盛典,向京的地位获得跨越式上升,她已经晋升为《中国时尚权力榜》评委,成为把控他人时尚命运的权威人物。此次转变,也见证了向京在时尚界地位的变迁。

“杰出女艺术家”是向京驰骋时尚圈的砝码,足见艺术在她生命轨迹中的重要程度。艺术是向京的人生主线,尽管她与时尚密切联系,但时尚始终是一条围绕在主线附近的支线。向京在时尚圈的频繁现身,其中或出于人情往来,或出于稀奇品牌的战略所需,或出于一位艺术家对外扩张的野心,原因只可推测而无确证,无可抵赖的是,向京的的确确已经在时尚圈建立起威权,成长为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女性艺术家。

回看向京,她已从最初的女性艺术家蜕变为一个大艺术帝国的掌控者。对这个帝国她划分明确,既保留着最纯粹的艺术创作,也不介怀在纯艺术之外开拓新业务。杰出的艺术成就是她得以立足的根本,也是大艺术帝国得以存续的命脉,这一点她分外清醒。所以,在建立和运作这个帝国时始终将艺术置于最核心的地位。尔后经营的稀奇品牌以及与时尚圈的携手合作,不过是其艺术版图扩张的战略所需。艺术家仍是这位大艺术帝国掌控者最纯粹的本质,无艺术则非向京,其后附加的身份标签是否模糊了她的样貌?生之所得又是否合其所求?所问终无可知尔。

作者 | 文创资讯记者 许文雅

本文为“文创资讯”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文创资讯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18-02-11 0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