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专栏> “帝国”的余晖:《歌手2019》的第七场战役

“帝国”的余晖:《歌手2019》的第七场战役

来源: 文创资讯 | 羊君 2019-01-21 09:54:41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2019年,《歌手》来到第七个年头。

老话说,夫妻间有“七年之痒”,伴随新鲜感的消逝和新生代节目的竞争,《歌手2019》与观众之间的联系也好像一对经年的“夫妻”,彼此之间都需要更多新鲜的刺激。

回到2013年,湖南台作为地方电视台中最有想法的一家,在那一年率先引进韩流综艺,其中一档就是《我是歌手》(现已改名为《歌手》,以下简称《歌手》),之后便开始了这档音乐综艺在华七年的征战之旅。

彼时,音乐类节目集中在选秀领域。从《超级女声》到《快乐男声》,从《星光大道》到《中国好声音》,音乐选秀是当时绝对的主流。 

在观众们对此类节目已无比熟悉,乃至于厌烦的时候,《歌手》第一次将专业的音乐人送上竞赛的舞台。这是中国大陆有史以来第一次由“明星点评素人歌手”变为“成名歌手的巅峰对决”,因此《歌手》一经播放,观众群起响应。在首期收视率1.43%的情况下,《歌手》第一季总决赛的收视率高达4.12%,从此《歌手》成为湖南台当之无愧的王牌节目。

之后,《歌手》的这份影响力绵延至今。2016年6月,曾作为最后一位补位歌手参与《歌手》第一季的彭佳慧,在拿到台湾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奖时,她首先感谢的就是湖南台《我是歌手》总导演洪涛:“谢谢湖南卫视洪涛导演,让更多人听到彭佳慧的声音。”

 

然而,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即便《我是歌手》浪潮汹涌,却也抵不过时间对新鲜感的磨灭,以及后来者们的挑战。

2019年,伴随着广电总局的“限韩令”“限星令”“限童令”等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伴随着网络平台日渐丰富,观众需求愈加复杂的时代进步,伴随着更多精品音乐节目的层出不穷,进入第7个年头的《歌手2019》,正面临着每一个老牌节目都会遇到的问题。

刘欢救场,有忧有喜

在公布的首批竞演歌手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刘欢,相比此前登录《歌手》的韩红、谭晶等大咖,刘欢在乐坛地位更高,可以说是当今中国内地歌坛实打实的一哥。新一季的总导演洪啸对此表示,请来刘欢是2013年节目做第一季时就期待的事,终于在七年后梦想成真。

而从1月11日首场竞演的效果来看,刘欢的加入也确实如一根定海神针。最后出场的刘欢老师以稳定的发挥,强大的实力为所有观众带来了一场“你大爷还是你大爷”的精彩演出。 

但可惜的是,据酷云实时数据显示,《歌手2019》首播当天的实时收视为1.1362%,位列七季垫底。回顾前六季的表现,第一季1.43%、第二季2.16%、第三季2.75%、第四季1.62%,第五季1.32%。就连整季频传停播、洪涛出走流言的《歌手2018》,首播当日收视率也有2.038%。

不过,数据的不利并非全部。因为不管是电视台收视率近年来的高速下滑,还是首播当天正逢中国足球队十年不遇的亚洲杯提前出线,都能作为此番失利的理由。

同时,据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歌手2019》在12-15日的网络播放量为6016万、3395万、982万、277万,单期累计播放2.3亿。对比曾拿下收视冠军的《声入人心》,每集首日播放量为3000万左右,次日播放量在2000万左右,《歌手》的数据依然对这些新的音乐综艺保持两倍左右的压制。

据CVCEUI综艺热度榜单显示,《歌手2019》也力压《快乐大本营》《我家那闺女》《吐槽大会3》《明星大侦探4》等热门综艺,在多维度统计下攀升至综艺热榜的首位。可以说,尽管首播收视率低于预期,但刘欢老师的倾情加盟,实力唱将的激烈比拼,依然对观众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观众持续热情的反馈固然可喜,但《歌手2019》“忧”的一面也渐露端倪。

刨除自媒体普遍的唱衰声音,《歌手2019》自己也正在失去有力的舆论支持。作为热度战争的传统平台,微博热搜始终是具有代表性的流量“战场”。在经历了六季的沉浮后,第七季的《歌手》在话题性上不再强势。

截至今日,微博热搜综艺榜单中,#歌手#话题虽然有140亿次阅读,但在细分话题中,#刘欢 开口跪##吴青峰有点紧张##张芯像黄绮珊#等并未像此前几季那样掀起大规模的热度潮,反而很快被淹没。

对比关注度来说,热度的反差其实并不意味着观众的大批流失,更像是观众对《歌手》好奇心、惊喜感的变淡,以及随之而来观看能动性的下滑。

这一趋势在第六季时已颇为明显。从踢馆机制到“逆战歌手”,《歌手》赛制越来越残酷,歌手的构成也从国内走向国际,甚至邀请到Jessie J这样的欧美diva级歌手加盟。但遗憾的是,这些创新都没能从根本上扭转《歌手》的危机。对一款老牌节目来看,如何解决“观众的审美疲劳”似乎是永恒又无解的命题。

微创新与小崩盘

事实上,《歌手》依旧保持着一贯的韧性。为了刺激观众的新鲜感,《歌手2019》又一次尝试性地增加了许多创新的部分。

例如洪涛介绍说将会以创作歌手和原创歌曲为主打,歌手的创作能力将会占到一个比较大的比重,而不再像往期一样单纯拼唱功。

而在公布名次环节,歌手们也终于不用在等洪涛“恶意”吊观众和选手胃口。这期节目中选手将自行查看排名情况,形成新的尾部互动环节。

当然,这些改变并不会改变整个节目赖以存在的基础。不管是邀请嘉宾的构成,还是舞台竞演的模式,都一如往昔。

相比曾经的海阔天空,《歌手2019》陷入了另一种矛盾,已有的基础让它不敢轻举妄动,但创新的需求又让它必须改变。作为非常成熟的综艺IP,《歌手》中唱将竞演的基本模式无法更改,否则很有可能让节目失去原有的熟悉感而导致观众大面积流失。而在不改变“歌手竞演”的基础,想要做出深度的创新风险很大。

最终,《歌手2019》并没有尝试突破,连阵容构成的模式都一如往昔:一位能挑大梁的殿堂级歌手(主咖?),一位曾火遍半边天如今淡入生活的远古大神,一位港澳台或东南亚地区的流行歌手,一位不太知名但有实力的唱将,一位非话语歌手,以及一位外国友人。

当然,这种阵容组合曾构成了绝佳的全年龄覆盖,针对不同喜好的人群提供各自喜好的音乐,在碰撞中提供最高的音乐竞赛。然而,《歌手2019》第一期的表现让这一预期有些小小的崩坏。 

对比上一季结石姐、华晨宇两虎相争,张靓颖、腾格尔各有特色,第一期社会gai惊喜连连,这一季在“刘欢一家独大”的局面以外,吴青峰、张芯、小K、杨坤、齐豫、逃跑计划的表演都缺乏深刻的记忆点或唤醒能力。

一超多强并不可怕,上一季结石姐出场时同样让人惊呼。但“多强”能否在一超的压制下爆发,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才是《歌手》最精彩的部分。仅从第一期后网络平台的表现来看,《歌手2019》的首次竞演未能达成这一目的。

依然伟大,走向衰老

从成绩来看,七年的时间还不足以击溃努力的《歌手》,它依然是中国数一数二的音乐类综艺。但是,巅峰过后,漫长的衰落总让人为之神伤。

《声入人心》《中国有嘻哈》等垂直类音乐综艺崛起,正极大地撕扯着《歌手》这位老牌强者的生存空间。而据芒果TV数据显示,同网播出的《声入人心》在评论数、观看量上同比都逊色于《歌手2019》,但在弹幕、话题、热搜等方面,却表现出全面领先《歌手》的架势,这意味着观众对《歌手》的观看欲望正从“非你不可”变成“可有可无”,缓慢脱粉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唱将竞演这种曾经让观众眼前一亮的综艺模式,面对日新月异的综艺市场,不再具有2013年登场时的魔力。老牌节目面对的核心难题也正在于此,信息爆炸的时代,不存在永恒不变的致胜手段。但正如《美国好声音》可以延续十季仍不到尽头,优质老牌综艺的衰老并非一蹴而就。

毕竟与那些快消品不同,《歌手》始终保持着“武器”的锋锐:顶级歌手加盟,一流管弦乐队现场伴奏,最高档次的音乐人对决。这一属性构成了《歌手》最熟悉的安全区,也守护着《歌手》安全的老去。即使面临歌手库和歌曲库的双重衰竭,但高标准、严要求的准备,让《歌手》依然是国内独一份的顶级唱将竞演平台。

从首播当日的不利开局,到平稳无波澜的话题发展,《歌手2019》依然成功,但尽显疲态。观众们很难再为高音惊叹,也很难再每周激动的等待《歌手》的开场。综艺新鲜感的丧失,观众阈值的提高,都让《歌手》稳定地走向衰老。尽管它的观众依然庞大,它的表演依然精彩,但老大帝国的辉煌似乎总在更昨日。《歌手》已老,尚能唱否?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19-01-21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