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影视>制片·编剧> 编剧该如何写出一个好结局?真相其实是…

编剧该如何写出一个好结局?真相其实是…

来源: 《编剧:步步为营》 | 温迪·简·汉森 2017-07-12 10:09:05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老套侦探的解决之道

一个著名的侦探终于明白了“谁干了这件事”,所以他要把任务集中在一起,解释这项罪行是怎么犯下的,并说出了罪犯的名字。的确,我们面对佩里·梅森、杰西卡·弗莱彻和丘勒·白罗时,总会期待看到这样的仪式。虽然这些家伙会给我们逗点乐,但是他们总是喋喋不休地复述事实,这是否会让你感到烦闷呢?

另一方面,当警探哈里抓到罪犯,冲他咆哮:“滚!去你妈的!”你的后脑勺会不会毛骨悚然?

那就对了,老大!戏剧性动作会增强你作品的力度。记住,无论何时这都能奏效!

尽管你在一部犯罪片里,能靠着“老套侦探的解决之道”而蒙混过关,但只要试想一下,《天使之城》的结尾如果设置成塞斯向卡西解释他和玛吉之间发生的事情,或者假设《尽善尽美》的戏剧性高潮变成梅尔文在咖啡馆向同桌的人讲述他和卡罗之间的事,回事怎样糟糕的场面?

解释性结局会让人一听台词就觉得无聊的犯困。的确,你可能需要必要的解释型台词去完善你的故事,但是这种情况一定要慎重处理。写下你所能掌握的最强烈的戏剧性动作,然后将它们与精妙的台词灵活地编织起来,使得它们合情合理并饶有趣味。

病急乱投医

当主角/对手的矛盾发展到白热化阶段时,另一个角色突然闯入,或一桩离奇的事突然发生,由此解决了剧情的问题。所有人都见过这样的结局。我们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使得编剧着了魔,做出这样的安排。

最可怕的场景设计是主角陷于致命的搏斗,他被逼上绝境,处于死亡的边缘,突然一声枪响,暗杀者毙命,主角得救。那么这一枪来自何方?一个支持者,或恐怖组织中的另一对手?这个我们之前从没见过的人,却开了致命的一枪。再一次变故中,主角陷入无法逆转的境地,这时突然出现某种超常的力量,比如全然的巧合/空间的逆转或上帝的声音,带来一种解决方式。剧中人物感叹:“真是一个奇迹!”——观众却开始叫苦连天。

有些剧作家误以为这些滑稽的错误是所谓的出人意料的结局,但是出人意料和粗制滥造完全不同。有一种愚蠢的做法是制造闪电式的结局,这种强制的行为是不负责任的,它们使观众坐立不安,被受欺骗。这样的结局甚至有可能招致观众的哄堂大笑。

永远记住这一点,戏剧问题必须围绕着主角,他或她必须亲自解决这个问题。这就是你应该为观众准备的东西,也是观众所真正期待的。对于一个剧作家,急于求成只会使你的人物显得被动而单薄,更有甚者,会使原本很好的故事变成一个笑话。

大团圆式结局

大团圆式的结局就是给故事画上一个欢快圆满的句号,事实上,你甚至可以给最悲伤的戏剧以圆满的结局,问题是,有这个必要吗?每个剧本都需要有美好的终结吗?

大多数人的确偏好圆满的结局,但是剧作家不能被其左右,成为他们意志的奴仆。事实上,观众并非一定想要快乐的结局,他们只是希望看到是和故事本身的结果。如果你顺着悲剧是死亡的思路构思你的主要人物,但最终却让他跟女主角走了,观众会非常厌烦。

观众不会预知你想要表达的意思,只能基于你设置的动作去看、去听,然后领悟出来。在第三幕里,观众必须做出最后决定,也许你想让他们看到“风雨之后见彩虹”的大团圆结局,或者让他们思考“生活不都是鲜花和甘露”。

无论如何,你必须知道你要表达的思想,然后坚持到底。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足够的空间去构思一个完美的结局,当然好。但是如果不合适宜,请千万记住,你有责任坚持作品的真实性。写作圆满的结局只因你的故事需要它,这样才能打动观众,而不仅仅是理所当然、只为安全起见。

为此,提供了几种类型的大结局,供参考练习。

唯一的结局

这种结局不可逆转。事实上,如果观众看到的结局出乎他们的意料,他们必然愿意掏腰包。但是,如果一个电影编剧创作一部英国人最终在美国解放战争中赢得胜利的剧本,这当然超出常人所能接受的范围。

当我们观看詹姆斯·邦德、印第纳·琼斯或蝙蝠侠时,虽然明知主人公必将胜利,但是在他们与敌人作战的紧张时刻,我们仍然为之捏一把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此类电影,通常基于某个古老的民间传说,例如《情话童真》,或者梦幻题材,例如《美梦成真》。它们带领我们在不可思议的神奇世界畅游,但是在期望得到最后印证前,我们早已知道主人公一定会取胜。

有时我们在进入剧场前,就知道故事的结局,如《安妮少女日记》(The Diary of Anne Frank,1959)、《泰坦尼克号》(Titanic,1997)、《妙手情真(PatchAdams,1998)。

还有离奇古怪的《冰血暴》(Fargo,1996),它代表一种另类的剧作模式。但是这些作品,实在一定事实或史料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不用费神考虑其他结局。对于这样的影片,其观赏价值在于——主人公陷入困境,然后自我解救。影片的看点在于优秀老到的演员的表演和强烈的戏剧性动作。

轰动式结局

这种轰动式的结局导致出人意料的震惊效果,构思起来相当困难。现代观众看过大量的影视作品,成千上万次的经验让他们非常敏锐,可以在形形色色的电影中找出几种基本模式。在第三幕中,一直在猜想故事的结局。(试想谁看着浪漫的故事时还会怀疑年轻男女的圆满结局呢?)

就我个人而言,我比较偏爱出人意料的结尾,但是很少有影片让我看过之后感叹:“嘿!真没想到是这样!”这几年来,《罗拉秘史》(Laura,1944)、《精神病患者(Psycho,1960)(最为明显)、《末路狂花》(Thelma and Louise,1991)、《美丽人生》(Life is Beautiful,1997)和《第六感》均属这类影片。不过因人而异,有的影片吸引这个人,却不吸引另一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但是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如果奏效的话,这样的结局确实妙不可言。

就像佩恩和特勒的魔术,令人惊奇的结局简直就是“障眼法”(misdirection)的杰作。故事引导我们走向误区,使我们被莫名其妙和荒诞不经的事困扰。剧作者披露一定的线索,诱导我们得出错误的结论,又不至于使得我们产生怀疑。以下是几种流行的障眼设计法:

隐藏在平行视角之后。(主人公忽视了表面的东西。)

最不可能的对象。(谁会想到是祖母所为。)

迷失在人群中。(答案隐藏在成千上万张面孔中。)

《推定无罪》(Presumed Innocent,1990)就是运用啦上述设计,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我们明白主人公没有犯罪(哈里森·福特是一个谋杀犯吗?绝不!)。在第二幕里,我们认出了真正的凶手,因为没有其他人可参考。而提供一到两个副线任务也许会使得悬念保持更久。

聪明的做法是牢牢记住离奇的情境并不一定导致离奇的结尾。在影片《双重阴谋》(Double Jeopardy,1999)里,一个涉嫌谋杀丈夫的女人发现丈夫还活着。在法律的机制下,她不能以同样的罪名被再次判刑,因此一旦出狱,她就可以实施真正的杀夫计划,并逃离法律的制裁。

这是一个颇具诱惑的设置,但是我从不认为扮演女主人公的阿什莉·贾德在影片中能够独立完成一桩谋杀案(贾德女士是一位优秀演员,但是她既不是贝蒂·戴维斯,也不是琼·克劳馥),而影片的结尾也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

《将计就计》(Entrapmen,1999)中安排了两个角色,一个是保险业女调查员,一个是强盗头目。他们都相互隐瞒欺骗(在此不具体提及),但是观众已经预知他们之间的阴谋诡计,因此结局早已明了于心。这时观众的快乐来源于不屈不饶的角色双方相互挑衅、追逐、示爱和捉弄的场景。

有时候,当局作家试图设置一个离奇的结局时,他往往故意拖延高潮和问题解决的时刻。当你的观众知道了结果,他们会发现这样的拖延仅仅就像商业电视剧,仅供茶余饭后消遣,像在说:“嘿等等,还没完呢!接着看下去我会给你一个新转折!”其实这样的牵强设置,会毁坏一部好电影。《将计就计》的结尾就让我感觉自己像上钩的鱼。我确实为其画面所折服,但是更喜欢一个明晰而确切的结局。

成功的秘诀

当然,最好的结局是那个行之有效的结局。这就意味着,首先让观众看到诚实的、合适的结果,以满足他们的心里认知。

就我而言,最为恰当的例子当属奥斯卡获奖影片《美丽人生》。这不神奇的电影,用伟大的方式将人类的各种情感融合在一起。温馨的喜剧与深刻的悲剧并行发展,仅仅因为两者都存在于真实世界中。在影片的最后,机智而充满爱心的父亲做出了极大的牺牲,与此同时,他似乎实现了儿子最大的心愿。

《美丽人生》将欢笑与辛酸巧妙并置,是我见过最好的结局。有人批评其画面缺乏真实性,坚持认为它是大团圆式的结尾,没错,确实是这样。但结局就在观众眼里,对我奏效并不意味着对你也奏效,因为这已经属于艺术品味的问题了。

电影剧本是什么?

是一部故事片的指南或概要吗?是蓝图吗?是图表吗?是一系列通过对话和描写来叙述的形象、场景、段落等就象一串风景画吗,是一些思想的汇集吗?

电影剧本究竟是什么?首先,它不是小说,当然它也绝对不是戏剧。

如果你看一部小说而且尝试着去确定它的基本特性时,你会发现那种戏剧性行为动作、故事线等,时常是发生在主要人物的头脑中。我们(读者)是在偷窥主人公的思想、感情、言语、行为动作、记忆、梦幻、希望、野心、见识和更多的东西。

如果出现了另外一位人物,那么故事线则随着视角而变化,但时常是又返回到原来的主要人物那里。在小说中,所有的行为动作都发生在人物的头脑中──在戏剧性行为动作的“头脑幻景”之中。

在戏剧(舞台剧)中,行为动作和故事线则发生在舞台前拱架下面的舞台上,而观众是第四面墙,偷听舞台人物的秘密。

人物用语言来交谈他们的希望、梦幻、过去和将来的计划,讨论他们的需求、欲望、恐惧和矛盾等。这样,戏剧中的行为动作产生于戏剧的对白语言之中,它本身就是用口头讲述出来的文字。电影则不同。电影是一种视觉媒介,它把一个基本的故事线戏剧化了。

它所打交道的是图像、画面、一小片和一段拍好的胶片;一个钟在滴滴答答地走动、一个窗子正在打开、一个人在看、两个家伙在笑、一辆汽车在弯道上拐弯、一个电话铃在响等等。

一个电影剧本就是由画面讲述出来的故事,还包括语言和描述,而这些内容都发生在它的戏剧性结构之中。一部电影剧本就是一个由画面讲述出来的故事。它象名词(noun)──指的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在一个地方或几个地方,去干他或她的事情。

所有的电影剧本都贯彻执行这一基本前提。一部故事片是一个视觉媒介,它是把一条基本的故事线加以戏剧化。如同所有的故事一样,它有一个明确的开端、中段和结尾。如果我们拿来一个电影剧本,把它象一幅画那样挂在墙上来审视,那么它看起来就象下面那个图表。

所有的电影剧本都包括这一基本的线性结构。

我们把这一电影剧本的模式称之为示例(Paradigm)。它就是一个模特儿,一个式样,一个构思的规划。

表中的示例象一张桌子:

一张桌面加上(通常是)四条腿。

在此示例范围内,可有方桌子、长桌子、圆桌子、高桌子、矮桌子、矩形桌子、可调节的桌子等等。

以此示例为样板,我们可以随意制作各种各样的桌子──反正都是一张桌面加上(通常是)四条腿。这个示例是确定无疑的。

上面的图表就是一个电影剧本的示例。下面我们将其分解:

第一幕,或称开端 

一个标准电影剧本的篇幅大约有120页,或长两个小时。不论你的剧本全用对话、全用描写,或两者兼有之,均可按一分钟一页来计算。

规矩是不变的──电影剧本中的一页等于银幕时间一分钟。第一幕是开端,可看成建置(setup)部分,这是因为你要用30页左右的稿纸去建置(确定)你的故事。

如果你去看电影,你时常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做出判断──你是否喜爱这部影片。今后看电影时,请注意一下,你需要多长时间做出你是否喜爱这部影片的决定。一般大约十分钟左右。也就相当于你写的电影剧本的头十页。你应该及时地抓住你的读者。

你应该用大约十页的篇幅来让读者明白谁是你的主要人物,什么是故事的前提,故事的情境是什么。

以《唐人街》(Chinatown)为例:

第一页使我们知道杰克;吉蒂斯(杰克;尼科尔森JackNicholson饰)是地区调查所的一位不拘小节的私人侦探。

第五页我们认识了一位墨尔雷太太(狄安娜;莱德Di-ane Ladd饰)。她要雇用杰克;吉蒂斯去调查“我丈夫和谁正在乱搞”。这是这部电影剧本的主要问题,而且它提供了一股导致最后解决的戏剧动力。

在第一幕结尾处要有一个情节点。所谓情节点就是一个事变或事件,它紧紧织入故事之中,并把故事转向另一方向。这一事件一般出现在第25~27页之间。

在《唐人街》之中,当报纸上发表了声称墨尔雷先生在“爱巢”之中被人抓住的故事之后,真的墨尔雷太太(费伊;邓纳维Faye Dunaway饰)和她的律师来到事务所,恐吓说要提出诉讼。

她是不是那位雇用杰克?

尼科尔森的真的墨尔雷太太?

又是谁雇人冒充墨尔雷太太呢?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这个事件就把故事转引到了另一个方向:杰克;尼科尔森作为事件的幸存者必须弄清楚,是谁在摆布他,且为了什么?

第二幕,或称对抗

第二幕是你故事的主体部分。一般是在剧本的第30页至90页。它之所以称为电影剧本的对抗部分,是因为一切戏剧的基础都是冲突(conflict)。一旦你给自己的人物规定出需求(need),亦即在剧本中他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他的目标是什么,你就可以为这一需求设置障碍(obstacles),这样就产生了冲突。

在《唐人街》这个侦探故事中,第二幕就是杰克;尼科尔森与一些势力发生了冲突,这些势力不愿意让他调查出谁应该对墨尔雷先生之死以及争水丑闻负责。杰克;尼科尔森所需要克服的障碍支配着这个故事的戏剧性动作(dramaticaction)。

第二幕结尾处的情节点一般发生在第85页至90页之间。在《唐人街》中,第二幕的结尾的情节点就是:杰克;尼科尔森在墨尔雷先生被谋杀的水池中找到了一副眼镜,并知道它不是墨尔雷的就是属于那个谋杀者的。这样就把故事引入到结局部分。

第三幕,或称结局

第三幕通常发生在第90页至第120页之间,是故事的结局。

故事是如何结束的?

主人公怎么样了?

他是活着还是死了?

他是成功还是失败了?等等。

你的故事需要有一个有力的结尾,以便使人理解并求得完整。那种模棱两可,含义暧昧的结尾,现在已经过时了。所有的电影剧本都贯彻着这一基本的线性结构。

戏剧性结构可以被规定为:一系列互为关联的事情、情节或事件按线性安排最后导致一个戏剧性的结局。

如何安排这些结构组成部分,决定了你的电影的形式。

以《安妮;霍尔》(AnnieHall)为例,它是一个由闪回来叙述的故事,但也有一个明确的开端、中段和结尾。《去年在马里昂巴德》(Anneederniere a arienbad)也是一样。《公民凯恩》(CitizenKane)、《广岛之恋》(Hiroshimamon amour)和《午夜牛郎》(Midnightwboy)都是如此。所以这个示例是起作用的。

它是一个模特儿,一个式样,一个构思的规划;一个技巧高超的电影剧本就是这个样子的。它为我们提供了关于电影剧本结构的总观。如果你弄清楚了它就是这个样子的话,你可以简单地把你的故事“装”进去就行了。所有的好电影剧本都符合这个示例吗?肯定是的。但不必盲目相信我的话。你把它当成一件工具来使用它;对它发生疑问,去研究它,并且思考它。也许有人不相信它。可能不相信会有什么开端、中段和结尾。

你可能说:艺术如同生活一样,它充其量不过是在某个巨大的中间部分中偶然发生的几个个人的“重要时刻”,并没有什么开端也没有什么结尾。它正如库特•冯尼格特(KurtVonnegut)所称,是“一系列偶然的时刻被随意地串联在一起”。我不同意上述这种看法。

请问:一个人出生、生活到死亡,难道不象是开端、中段和结尾吗?

想一想伟大文明的兴起与衰亡吧──如:古埃及、古希腊、古罗马帝国,它们都是从一个小小的社团萌芽,发展到权力鼎盛时期,然后衰败直至覆灭。

想一想一颗星的诞生与消亡,或者宇宙的开端,根据现在大多数科学家已经赞同的“大统一”理论,如果宇宙有其开端的话,那它必然也应该有一个结尾。

想一想我们身体的细胞吧!它们从补充、恢复到再生这一循环周期要用多少时间呢?只要七年──在七年中我们身体中一些细胞要死亡,别的一些细胞要生殖、活动、死亡,然后再生。

想一想你获得某项新工作的第一天吧!你要和新同事相识,要承担一些新的职责,直到后来你决定离职、退休或者被解雇。

电影剧本也毫无例外。它们有自己明确的开端、中段和结尾。这是戏剧性结构的基础。如果你不相信这个示例的话,那请再做一次检验,来证明我错了。请去看一部影片或看几部影片,看一看它们是否符合这个示例。

如果你对电影剧本写作感兴趣的话,你就应该时常这样去做。你看的每一部影片都能成为你的学习材料,帮助你理解什么是故事影片,什么不是故事影片。

你还应该尽可能多读电影剧本,以便使你明白剧本的形式和结构。现在很多电影剧本印成了书,在许多书店里出售。也有一些剧本已绝版了,但你可以在自己的藏书里去找,或者从大学里的戏剧艺术部的图书馆里去借阅。

我让学生们阅读并研究一些电影剧本,如:《唐人街》、《网络》(Network)、《洛奇》(Rocky)、《秃鹰的三天》(ThreeDaysof the Condor)、《非法挣钱人》(Hastler)(选自简装本的罗伯特;罗逊的《三个剧本集》,现已绝版)、《安妮;霍尔》,《哈罗德与摩德》(Harold and Maude)等。

这些剧本都是很好的教材。如果找不到它们,那就读一下你所能看到的任何电影剧本,读得越多越好。示例是有用的。它是所有好的电影剧本的基础。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频道排行
  • 昨日
  • 本周
  • 本月
热门资讯
  • 昨日
  • 本周
  • 本月
视频

《欢乐颂2》温暖回归

趣图

《越狱》第五季精彩剧照(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