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影视>影视制作> 《水形物语》声音设计专访:如何制造复古未来主义的声音

《水形物语》声音设计专访:如何制造复古未来主义的声音

来源: 新片场 2018-01-19 10:27:30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在这部12月8日在美国正式上映电影中,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抓住了冷战时代所有的暗黑魅力,讲述了一个名叫伊利莎(Elisa,Sally Hawkins饰)的哑女与怪兽的故事,她在一家政府高度机密的实验室担任清洁工,意外和同事泽尔达(Octavia Spencer饰)发现了最高机密的实验。一个披着鳞皮、生活在水中的两栖奇异人形生物(Doug Jones饰),被关在一个巨大的水缸里面。由于无法忍受实验室对怪兽的折磨,伊莉莎开始偷偷关心他,随后双方发展出感情,两个寂寞灵魂终于找到彼此,伊莉莎决定帮他逃出实验室,与迈克尔·珊农饰演的实验室负责人(Michael Shannon饰)展开对抗,从而引发了一连串神秘奇幻的冒险故事。

对于本次采访,奥斯卡奖获得者,加拿大多伦多Sound Dogs 声音工作室的声音编辑总监Nathan Robitaille谈到了如何在银幕上设计出细微轻小不引人注意到的声音(比如在政府实验室沉重的气氛中加入太空老实验室的声音),以及他们如何使用水声来强调水和爱之间的隐喻联系。

你是怎么加入到《水形物语》这个电影项目的?

Nathan Robitaille(以下简称NR): 我曾在美剧The Strain(同样由导演Guillermo del Toro执导)与Nelson Ferreira(“水形物语”的对白与ADR主管)合作。所以,导演吉列尔莫熟悉我们的工作。后期制作主管道格·威尔金森(Doug Wilkinson)也曾经在Crimson Peak与导演Guillermo合作过。

而道格,纳尔逊和我一直在寻找一个我们可以一起工作的项目,当《水形物语》这部影片出现时,机会来了。我记得道格转发剧本时,我第一印象是,这是一个哑巴女人爱上了一个怪兽生物的故事,几乎很少的对白,我一口气就读完了。

最开始导演德尔托罗如何计划使用声音来帮助讲述他的故事?他想要首先解决哪些具体的声音或场景?

NR: 导演Guillermo是一个非常有愿望积极参与声音设计的导演,并从一开始就明确了他对声音的优先事项。有一些微小的细节元素,他想早日充实进影片,这些都相当顺利。当然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个怪兽生物,这个显然是共识,没有问题。

(剪辑画面是一部分一部分来的)第一次给我的部分画面包含那场哑女Elisa和怪兽生物之间相遇的那场戏。是由音乐带入的,我想这是需要我用声音来给这个怪兽生物做定义的一场戏,也是后面影片中所有声音的基础,我做了一版样本,我认为是非常成功的,直到最终影片上映,它几乎保持原来的状态。

当然,并非一切都这么顺利。第二次画面里包含了实验室酷刑的那场戏,这也是电影中最后发生在实验室的场景。最终的声音版本改变了,我们能看到了很多的爱,并且感到自信。

这部电影讲述的背景是60年代初的冷战时期,从画面上来看,调色看起来比较灰暗不那么鲜艳。这是旧工业化的感觉,电影的画面调色是如何影响你的声音音色感觉的?

NR: 其实在我们大多数声音基色完成之前,我们并没有真正看到调色完成的画面。如果说调色和声音之间的联系也只有导演吉列尔莫对我们两个部门的影响。

但另一方面,电影摄影指导,艺术指导和剪辑师在发展声景方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摄影机运动的方式可以很容易的让我们想象出超出画框外的景物。混音师克里斯·库克(Chris Cooke)和布拉德·佐恩(Brad Zoern)做了很棒的工作,把所有的屏幕外的细节都混音的很完美。总有一些有趣的,诡异的,离奇的声音或者是来自喇叭里的公告不时出现,我们可以在房间里的某个地方安插这些声音,并在摄影机在场景移动时逐渐将其Pan,并远离直到最终静音。

影片角色对世界的看法是我们“玩”得很开心的部分。对哑女Elisa来说,当剧场下面的配乐响起的时候,这个世界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童话音乐剧,而她和Giles就是这里的明星 - 她知道踢踏舞的所有脚步节奏,并唱出天使般的声音。与此同时,在斯特里克兰(实验室负责人)的紧身刻板工作装背后,他生活在郊区一个乐观向上的家庭,他也很浪漫,在一个工业水泵里与他的妻子做爱。

政府机构建筑内部的声音是怎么考虑的?声音环境如何与外面的声音对比?

NR: 我们希望政府实验室(OCCAM)听起来像一个不可逾越的堡垒。在电梯里,当我们经过几层地下以后,音调是越来越重的,像潜水艇沉下去一样造成压力。T4实验室(生物所在的地方)的声音,像一个重工业水监狱一样,真的让人感到艰难和绝望。对我来说,这是实验室负责人对他的世界控制的延伸。在OCCAM设施中有许多滑稽的安慰 - 塞尔达的嘲笑,Duane的香烟中断,Fleming的无能,乔治Jetson式的高尔夫球车,所有这一切使得它很难把OCCAM看得太严肃。

电影中我最喜欢的声音背景是“beep-boop”,由声效编辑Dashen Naidoo安排在画外,类似继电器和实验室小工具的声音,很像过去年代的太空空间站感觉。虽然这一方面是为了好玩,但我认为这种轻松的愚蠢的感觉有助于破坏实验室负责人的权威感。

当我们离开OCCAM的时候,世界仍然充满了个性,但更多的是由周围世界的人物所塑造的一个由声音组成的真实的时代感的空间。

水是电影中的一大主题。你能谈谈你对水声的表现方法吗?

NR: 从字面上看,水是生物的生命之源。在隐喻的意义上,水(也同时是爱)找到了一种方式来填补和形成任何空间,所以我们的方法就是找到任何机会,用声音填补任何文字或画面无法表现的隐喻。

影片中的怪物可以在水外生存,但不是无限期的。当他离开水面时,我们听到他呼吸时液体会缓慢地从他的鳃中排出。他从水中消失的时间越长,他就变得越虚弱,声音很好的表现了这点。当他逃离实验室时,科学监测的水源被换成了一个小浴缸以及爱的陪伴。当哑女艾丽莎在暴风雨中发现他在窗口时,他的鳃里已经没有水了,他喘息着,鳞片也已经干了并开始脱落了,但是当哑女艾丽莎把头放在怪物的胸前时,她听到了他心中的大海。他很高兴。

影片结尾的风暴声音让人感觉暴风雨似乎淹没了怪兽逃往海洋路径上的一切。我们希望这里的雨感觉像一个不可阻挡的洪流,洗去所有监禁他的恐惧和仇恨,雨把这一切都翻转了过来。

你是如何为这部电影建立你的“水”素材库的?这些素材声源来自哪里?

NR: 我们使用了现有的素材和新的录音。每个人都有录制任务,以建立专属素材库,我录制了大量的水面运动,浪涌以及冲击。还有浴缸的重击,摩擦和吱吱声,以使Elisa和这个怪物在Elisa的浴缸里有物理真实性存在感觉。

对于暴风雨来说,多伦多今年下了很多雨,因此有充足的机会去设置麦克去录音,包括溢出檐槽,落水坑等等等等,以丰富现有的具有特定元素的环境素材。Tyler Whitham(声音效果编辑)花了很多时间去录制孤立雨滴的细节,并且建立风暴的声音,他用喷壶和软管来模仿雨在空荡荡的丙烷罐,车厢板,木板,锅碗瓢盆,混凝土,泥土等等的声音。在Hoffstetler博士与俄罗斯的特工之间对决的那场戏,他用一个专用的防雨话筒配件多角度的记录了各种雨水声,最终的音轨听起来确实有助于让场面感到被雨淹没。

是如何创造这个“生物”声音的?是否有(或没有)听起来的总体方向?

NR: 这个“怪兽生物”的声音创作其实来自团队的创造。为了(让声音)有令人信服的真实存在感,他必须听起来很沉重和潮湿。Foley部分,史蒂夫·贝恩,皮特·佩尔索和吉娜·科尔斯做的非常棒。对于这个生物的动作底层声,史蒂夫揉了几排生湿排骨肉架,同时用白菜和菠萝点缀,突出了他一些更为夸张的举动。对于他的腮,史蒂夫用一些老的1/4“录音磁带做在一块湿布上,使其具有鳞状质地。他的脚步声以史蒂夫的赤脚为主,加上一些脚蹼声以及橡皮龙虾玩具声音的组合!

谈到生物的发声,我准备了一条很长的皮带勒住自己的脖子来配音,最终几乎是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剧本其实写的很清楚,这永远不会是一个“咆哮=恐慌”这种类型的生物。

刚才也说饿,这个“生物”的大部分言语都是我自己的声音。我知道把自己的录音做为基础声音层是确保无限声音的最好方法。我花了一些时间去探索在自然的声音范围之外可以发出哪种奇怪的声音。找到的方法是,我用更高音调的声音去配音,然后把音调再调回到自然音域中,最后得到的是非同寻常的非人类感觉。加上我保留了原始录音中的嘶音,以防止声音听起来像滤波或转换的结果。我还录制了一些嘴巴动的声音,以建立一些与言语相关的嘴巴触动存在的感觉。这个生物发声的一部分还包括他的鳃中流动的液体,为此,我通过一个改造的热水袋来录下我自己的呼吸状况,我会在里面装上不同数量的水(作为不同的状态)。这还是最终完成的效果,我还添加了一些动物可爱的声音,鸬鹚,鹦鹉,青蛙,天鹅等。

可以说每个声音细节听起来都很棒,我很满意,除了感觉上总与这个“生物”有一点点的不融合,它缺少一种胸腔内呼吸质感的声音。我们知道任何听过采访导演吉列尔莫的人都熟悉他的那种沙哑声音,他提出要进来和我一起来录音。其结果就是导演美丽的有质感的呼吸,喘息和气息在一些场景中成为把所有东西放在一起的粘合剂,以及在一些场景重决定情感的因素。

你在这部电影中有没有最喜欢使用的设备?能分享一个你如何使用它们的具体例子吗?

NR: 对我来说最喜欢的是我的Zoom H6录音机。我是一个快速,随时随地录音的狂热录音人,我发现H6这样的录音机对我这种需求更合适。当然我也喜欢使用多轨现场同期录音机和精心设计安排麦克风进行的同期录音 - 在同期录音时有自己录制电影声音的录音车,会有很多设备。但是在后期制作的过程中可以随手抓到一个录音机,并用它来创建需要的准确声音,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

我的H6会跟我一起到处走。我用它录制实验室负责人斯特里克兰的办公椅和布鲁斯特的酒吧椅。我录制了清洁拖把桶,煮鸡蛋和敲蛋壳,一台古色古香的Simplex 35毫米放映机,电影院的座位,一群生物的声效,……数不胜数,H6是一个绝对的主力。

当然,我认为我们在这部影片中使用的最令人惊讶的产品是DPA的领夹话筒 4061和4062。当初我们还有疑问,伙计们,那些小家伙可不可以?!我们把他们放置在斯特里克兰的凯迪拉克发动机旁,吉尔斯的面包车和公交车的发动机舱里,他们的表现都非常好。他们的频率范围要比我预期的要广得多,而且这么高的SPL(声压级)竟然没有失真,真的惊人。

在电影中你最喜欢声音设计的场景是什么?

NR:就我个人而言,我最喜欢的声音设计是并没有太多的设计 - 像Elisa和Giles之间“无声”的呐喊,因为他不愿帮助她的计划。

我相信我们都听到了那些容易大声的情绪。但当一个安静的场景出现时,它总是让人感觉特别。一个哑巴女人用手语来表达她的激情,愤怒和失望的场面,这感觉就像她在她的肺部尖叫!萨莉·霍金斯和理查德·詹金斯的表演显然承担了大部分重任。但设计这个场景的声音确实归结为声音元素的平衡,混音中的选择,比如来自Elisa的ADR呼吸和动作,手语手势动作的Foley以及更硬的手势上的声音修饰,所有这些最终混音在一起。这些元素都没有什么真正的亮点,而是一起为戏剧性的场景做出突出贡献。

这部电影声音创作有你最喜欢的声音吗?它是什么?

NR: 生物怪兽的声音对我来说显然是一个很重要的声音。除此之外,我也是电影里耳糖的粉丝。它可能不是一个最喜欢的单一声音,但我一定会说这是一个最喜欢的类型的元素。我正在谈论那种更能体现视觉效果的声音,让观众在注意细节的同时微笑。Elisa和Giles公寓的Orpheum帐篷就是一个例子。在那种情况下,我使用了我能找到的最漂亮的,闪烁的闪烁的钨丝灯泡。像这样的小纹理给世界一些美好的声音,有一些对我来说是迷人的。

在《水形物语》中,你最引以为傲的是什么?

NR: 是团队。我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我最初的答案,但是事实。当我开始阅读这个剧本的时候,这个剧本吸引了我的是,有很多可发挥创造性的机会,但是我阅读得遍数越多,我越是意识到这不是一个可以自我放纵的项目。这个故事是一个非常具有社会意识和热门话题的故事,我想我们都很自豪地对声音的贡献,去帮助吸引观众进入屏幕里的这个世界。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理念,导演吉列尔莫对我们所有人都充满信心。他是非常积极参与,但不知怎的做到了从来没有阻碍我们创作的自主权。这种开放的领导才能,以及他在我们这个战壕中的工作,对我们的成功至关重要。这个项目需要声音团队内部的很多协作,还要延伸到车辆和道具等其他部门,最重要的是,剪辑部门。Sidney Wolinsky和Cam McLauchlin(电影剪辑)对我们的声音指纹的开发非常有帮助。

最后我想简短的说,我很自豪能成为这部电影的一部分,我为我们的成就感到自豪。我最引以为傲的是所有部门的协作精神,将成就提升到今天所听到的。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18-01-19 1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