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影视>影视制作> 到了韩国的选秀斗兽场上,AKB的樱花妹怎么都成了杨超越

到了韩国的选秀斗兽场上,AKB的樱花妹怎么都成了杨超越

来源: 数娱梦工厂 | 郑小玲 2018-06-28 16:37:09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这一届的网友们完全没有空窗期。

当中国网友们还在追爱管闲事的王思聪实名diss杨超越的时候,软萌甜美的樱花妹们正在韩国的选秀斗兽场遭遇滑铁卢。

《创造101》才刚刚收官,韩国原版节目第三季《Produce48》已经进行到了第二期。远渡重洋的日本选手几乎全军覆没,不是势均力敌的PK,而是日系被韩系花式吊打。

这档由韩国Mnet有线电视台制作的音乐节目,捧红了周洁琼、赖冠霖、崔丹尼尔等人气选手,在第三季《Produce48》中改变了玩法:集结韩国女团练习生以及日本的AKB48和姐妹团的成员。

目前节目首轮分级已经完成,按照此前两档节目的流程,很快将进入第一次主题曲考核然后再次分级。

众所周知,韩国与日本的偶像文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派系,所以不是日本偶像不努力,而是大家努力的方向不太一样。

韩系偶像是以唱跳俱佳为基本要求的业务型选手,在残酷的练习生体制打磨下,能生存下来的练习生都是一把好手。但日系偶像一直走的是元气甜美路线,唱歌、舞蹈方面的欠缺丝毫不妨碍她们的高人气。

但是,入乡就必须随俗。当养成模式登上练习生模式的擂台,在韩国的选拔标准之下,日本选手们的首次分级就变成了一场公开处刑。

霓虹国的佛系造星与泡菜国的魔性造星正面对撞,几十个“杨超越”在“孟美岐”们攻势之下毫无反击之力,樱花妹们瞬间就成了老师眼里最差的一届学生。

 

韩系与日本AKB系偶像努力的方向究竟因何不同?

谈到AKB48和姐妹团,你脑海里会浮现什么样场景?

穿着制服的女学生、握手会、看似简单的集体操、励志洗脑的舞曲还是冒粉红泡泡的小黄歌?

作为《Produce101》系列的第三季,这一次的《Produce 48》开辟了新玩法,将日本的48系偶像和经过工业化培训的韩国偶像放到了一起,决赛出道人数由原来的11人增加为12人,口号也升级为打造“超大型世界级女团”。

在前两季之中,整个节目的推进全靠现实与梦想之间的冲突,但到了第三季,日韩偶像文化的差异成为了最大的猛料。

作为偶像团体的AKB48成立于2005年12月,是由秋元康担任总制作人的日本大型女子偶像组合,AKB48名字取自宅男文化圣地秋叶原(AKIBA)。

制造业发达的秋叶原,从95年的2d美少女成人游戏开始往宅人圣地转变,2000年起,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宅文化受众猛增,秋叶原转型成功,成为了AKB系偶像的核心大本营。

事实上,AKB48在东京秋叶原正式成立时,便准确地将目光锁定在新崛起的Otaku(御宅族)市场。可以看出,无论是音乐编曲、歌词创作、舞蹈服装还是握手会、综艺节目,AKB48的所有举动的目标便是最大化的满足御宅族群体的审美偏好和他们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想象。

在选择队员完毕后仅仅培训了一个月,这些姑娘就登上了AKB的剧场,后期的所有队伍几乎都是参照这种半成品模式。至于业务能力,对于她们而言,韩国体系中的基本功并不是标配,全靠自己看着学的。

在最新一期的《Produce 48》中,韩国1年的练习生所展现的实力就让大部分的日本选手们惊呼“好像在看电视节目”。

AKB48唱歌第一的小田绘里奈和跳舞第一的中野郁海,跳舞的样子像是过年时被家长强迫在大人们面前表演,每个动作都实力诠释着什么叫力不从心和硬着头皮。

在一片质疑声中,导师不解的提出了疑问:“你们都是已经有过表演经验的艺人,当初是为什么会被选中的?”

根据矢野经济研究所的数据,2017日本的御宅一族偶像产业的市场规模已经突破2000亿美元。值得强调的是,该报告统计的是有正规经纪公司的真人偶像,不包括动漫偶像和虚拟偶像。

BBC今年7月播出的纪录片《Sexless in Japan》中显示,目前18岁到34岁的日本年轻人当中,64%没有交往对象,甚至对现实中的异性并无兴趣,更愿意将感情寄托在虚拟角色或者偶像身上。

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日本选手的唱跳能力如此稚气,AKB系的偶像主要核心竞争力在于展现可爱、与粉丝互动,营造快乐的氛围,而歌舞只是完成这个最终目的的一种方式之一。

而韩国则完全不同。

对于韩国而言,自金大中提出“文化立国”以来,流行文化就成了一种上升至国家层面的文化战略,是正儿八经的严肃做派,而偶像则是一种战略性的文化商品。

数据显示,从2012—2017年,韩国文化产业产值的平均增速为4.8%,去年韩国文化产业出口额达到68.9亿美元。

所以,换句话来说,偶像对于韩国而言是对外文化输出的门面,综合实力必须是练习生培养体系的第一标准,歌舞是核心。

大家所熟知的头部三大公司——SM、YG、JYP,都拥有着成熟的艺人选拔培养体系:公司通过线下选秀的方式发掘优秀的年轻苗子,经历3-5年甚至更久的练习生阶段才可出道。

这个阶段是出了名的艰苦。无论是归国四子吴亦凡等人还是早年留韩的宋茜、韩庚都曾表达过练习生岁月的不易———艺能训练几乎是从早到晚全时段进行。

(图表来自观研天下)

同时这些公司内部也有非常残酷的淘汰机制,最后能生存下来的练习生,自然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日韩偶像“混血”,Produce48在打什么主意?

《Produce 48》是Mnet蓄谋已久的野心,从两季的《Produce 101》、《偶像学校》以及《少年24》,Mnet的养成模式以及剧场模式等,似乎都像是在为PD48做准备。

竞争激烈的韩国偶像行业,偶像组合更新换代速度极快。数娱梦工厂(公众号D-entertainment)统计,仅去年一年韩国就有57个男、女团体出道,本国市场容量完全消化不了持续发展的偶像产业。

这就是为什么从很早开始,韩国偶像经纪公司就着手拓展海外活动。这当中,21世纪初的第二波出海战略主打的地区是日本。

当时的偶像团体大多会在韩国、日本两地出道,同步推出韩文、日文专辑。这一时期的内容载体已经从实体唱片变为数字唱片,变现渠道也从单一的音乐输出扩展至IP衍生授权、广告代言、影视剧等。

以东方神起为例,2005年4月27日发布第一张日文单曲,宣布日本出道。事实上,此时的东方神起在韩国正是如日中天的时期,却要被迫转战日本,可见韩国偶像产业的海外野心。

和前两季出道的团体不同,最终从《Produce 48》出道的团体经纪约将长达两年半。

CJE&M方面透露“毕竟是国民制作人选出的首个日韩女团,在完成日韩两国的活动后,将进行充分的全球活动”。

这个时长远远超过了八个月的I.O.I以及一年半的WANNA·ONE,同时团体规则也相应作出了调整“可以同时兼任其他团体”。

而日本一方,AKB48的两大“王牌”松井珠理奈和宫脇咲良都参与了这次的女团选拔——她们分别是今年AKB总选举第一名和第三名,可见AKB对此次跨国合作的重视。

如果你不能明白这两位选手的参与意味着什么,知乎回答中有一个类比或许可以帮助你完成这道阅读理解:

 

按照天朝圈来说:约等于TFBOYS要去参加偶像练习生

至于为什么派出Top级别的选手,颇有几分王者呈现颓势不得不开小号的味道。

以“小樱花”宫脇咲良为例,她目前已经算是新一届的王牌,知名度却没有打响(日经女idol榜前20不入),那么AKB团内给她资源是不是已经到达天花板?

在日本,外部资源获取也并不容易。隔壁团现世代早已自力更生,白石麻衣杂志代言遍地开花,连最小的平手友梨奈都拿到电影offer,相比之下她的现状确实严峻。她需要《Produce 48》这样的机会来提升自己的知名度。

况且此次节目的投票游戏规则是,韩国观众只能投日本选手,而日本观众只能投韩国选手,在通过节目提高曝光的同时又打开了韩国(日本)市场。

(“小樱花”宫脇咲良)

 

从韩网的个人播放数据排名来看,一向严苛的韩国网友果然也避不开霓虹国妹子的颜,节目推广效果显著。

另外,对危机意识强烈的AKB创始人秋元康来说,韩国在造星产业上的成绩有目共睹。

“48 系”的核心盈利模式是“剧场+握手会+总选举”的粉丝经济。但K-POP却不断在挑战这个市场,Twice不捆绑选票和握手券在日本一样卖出双白金销量,在红白、日网的热搜榜单上居高不下。

用一句粗暴的话说,当有一天韩国团队学会了秋元康包装偶像的那一套路数,AKB的偶像们有没有优势和不仅年轻漂亮还更擅长歌舞的韩国小姐姐竞争?毕竟从什么都不会到很弱的“杨超越”根本算不上养成,从弱到强才叫养成。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18-06-28 16: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