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影视>宣发·衍生> 《羞羞的铁拳》收获22亿,宋阳如何把舞台剧变成电影?

《羞羞的铁拳》收获22亿,宋阳如何把舞台剧变成电影?

来源: 好奇心日报 | 魏倩 2018-01-12 10:02:21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影片《羞羞的铁拳》的巨幅海报上,很少有观众会注意到海报最上方的那行黑色小字:宋阳/张吃鱼导演。或者即使注意到了,也很少有人真正知道他们是谁。

鲜明的黄色背景上是三位主演的头像,主角艾伦和马丽分居两侧,然后是开心麻花最知名的演员沈腾——尽管在影片中戏份不多,他依然出现在了海报正中央。再上方是仅次于片名的红色中号字,直接标明着影片的产地:《羞羞的铁拳》是开心麻花的第三部电影。

2017年,这个建立在男女身份互换上的动作喜剧,以22亿票房成为仅次于《战狼2》的年度票房亚军。12月3日影片下映时,《羞羞的铁拳》票房位列中国影史第四。而喜剧也成为类型片里颠扑不破的题材,从《泰囧》将国产电影带入10亿时代开始,喜剧电影或者说带有喜剧元素的电影屡破纪录——眼下正在上映的《前任3》票房已破14亿元,便是一个最好的注脚。

不过,导演宋阳和张吃鱼的生活,暂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1.

决定拍《羞羞的铁拳》时,宋阳已经在开心麻花工作了11年。

他是沈腾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师弟。2003年,还在读大二的宋阳第一次在小剧场看了《想吃麻花现给你拧》。这部后来被称为《麻1》的作品是开心麻花的首部贺岁话剧,导演田有良是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

2003年,郭德纲还没开始和于谦合作,最火的喜剧电影是《手机》。这部改编自刘震云同名小说的电影创造了当年的一句流行语,“做人要厚道”。连续4年,冯小刚拍摄了《甲方乙方》、《大腕》等喜剧电影,创造了贺岁档看喜剧的全新潮流。

但看贺岁话剧还是个新鲜事物。和当时最流行的东北风和顽主风不同,讲述都市白领生活的《麻1》演了30场,当年票房成绩一般。

宋阳却很喜欢。春节前,他连买票带蹭票,连续看了三次《麻1》。2005年毕业前夕,他鼓起勇气要到了沈腾的电话,提出去开心麻花学习一下,“不演也行,支灯也行”。通过面试,当年12月,他在沈腾导演的《麻花3:人在江湖飘》中得到了一个角色,从此30场、50场地演了下去。

到2017年,宋阳已经是开心麻花的“功勋演员”——这是开心麻花签约演员最高的一个级别,一般需要与公司签约满5年以上,出演剧目800-1000场,对公司有巨大贡献。

2015年的《夏洛特烦恼》里,宋阳演的是在梦中成为夏洛继父的龅牙同学张扬。

2013年,演员宋阳遇到了一个新的机会:自己导演一部戏。在开心麻花,几乎每一个演员编剧和导演的身份都会发生互换。每个成员都有机会提出自己做项目的想法,表达意愿,拿本子审核通过,就可以拿到资金。

“公司是真的对新人特别重视,特别愿意让你去做。有想法就去做,拿着东西给老板看,判断过了,真的给几百万让你去尝试。而且这真的是不求回报的,上次赔钱了,下次还想做,没关系。”宋阳这样描述公司内部的实验氛围。

10年过去,开心麻花终于流行起来了。宋阳需要抓住这个机会。

2.

不过宋阳不太喜欢自己首次执导的《须摩提世界》。由于缺乏导演和编剧经验,首场演出效果欠佳,宋阳开始没日没夜改本子,白天排戏,晚上回去再改。

这时,他第一次开始与张吃鱼合作。

2013年加入开心麻花之前,张吃鱼做过文学策划,也做过影视编剧。他看到的第一部开心麻花的话剧是2011年的《旋转卡门》,接下来那年春节,他第二次在电视上看到了开心麻花的作品。

2012年,开心麻花主创的小品《今天的幸福》和《天网恢恢》在春晚亮相,那年也是20年来赵本山首次因病退出春晚。接下来连续四年,开心麻花的节目持续入围春晚语言类节目名单,捧红了“郝健”沈腾、总在哈哈大笑的马丽,2014年,开心麻花编剧彭大魔和闫非加入央视春晚策划团队。

开心麻花风头正健,2013年初,张吃鱼投了简历,并在当年四月加入开心麻花。

花了两个月时间,他和宋阳“救活了”《须摩提世界》,二人也就此决定继续合作,宋阳导演,张吃鱼编剧,两人角色也可互换。

2013年的开心麻花,已经有了一些网络剧的拍摄经验,连续两年入选央视春晚,也为公司及旗下演员带来了全国性的曝光机会。2013年3月,开心麻花拿到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第一笔融资,既然贺岁剧已经成为相对稳定的主营业务,他们觉得,是时候再做点不一样的事情了。

3.

2014年,宋阳得知公司正在计划拍电影。

这时的喜剧电影市场已经和10年前大不一样。冯小刚的贺岁片到2004年《天下无贼》即开始走下坡路,改拍严肃题材影片四年后,2008年的《非诚勿扰》虽然票房不错,却引起极大口碑争议。更值得关注的是其他年轻导演的尝试,2010年,小成本喜剧电影《人在囧途》引起热议,2012年徐峥和王宝强合作续集《泰囧》,公路喜剧取代大片,拿下当年年度票房冠军。

国内喜剧电影的票房价值已然被反复验证,开心麻花也决定分一杯羹。他们的逻辑也很简单:那些已经经过剧场验证的故事,也一定能在大银幕上拿到好成绩。

宋阳和张吃鱼写了自己的提案,一个身体互换的故事。“三个男人灵魂互换,一个是拳击手,一个化妆师,还有一个上班族。”在后期讨论中,他们又把三人互换的剧情改成了男女互换。定调当然还是喜剧,再加上宋阳喜欢拳击和综合格斗,张吃鱼喜欢热血日漫,两人认为,影片应该再加上格斗和热血元素,是大部分观众喜欢的题材——和拍话剧的标准如出一辙。

但公司决定还是先改2012年的贺岁话剧《夏洛特烦恼》。理由也很简单,彭大魔和闫非的组合令人放心,这部片子剧场票房不错,口碑也好。

2015年,投资2000万的《夏洛特烦恼》在十一档期上映,同期竞争的影片还有徐峥的《港囧》和陆川的《九层妖塔》,但凭着开心麻花的口碑效果和“中年危机”等对当代都市生活的切入,影片最终拿到了14亿人民币的票房。

4.

2014年11月,宋阳和张吃鱼把那个男女互换的剧本拍成了话剧。拳手艾迪生被拳王吴良打断手臂后,开始和黑道健哥勾结打假拳。一次意外的电击,让他与健哥的女儿,专门揭发假拳的体育记者马羞羞互换了身体。在换回身体讨回公道的过程中,他们两人产生了爱情。

男女换身题材本不算新鲜,但演员马丽和艾伦很好的控制了这个热血励志的喜剧故事,《羞羞的铁拳》前后演了500场,在开心麻花剧场里评价不错。2016年元旦后,老板找到宋阳,说可以把《铁拳》改成电影。

宋阳和张吃鱼重新研究了话剧剧本结构,把能找到的身份互换电影全都拉了一遍片子。本子前后改了4稿,实际拍摄时,电影剧本已经和话剧大不一样。开拍前,二人确定演出班底,除了原本的话剧版演员艾伦和马丽,公司还派来了沈腾助阵。当然效果也大不一样,在影院里,沈腾饰演的张茱萸只要出现,观众席上马上就有笑声。

宋阳把拍电影的过程比喻成“按摩”,宋阳负责实际操作,找笑点和指导具体演出,张吃鱼在旁为他提供理论支持。

“其实这和按摩是一样的,你手法是一样的,但是每一拨客人不一样。怎么找到这个平均点?靠的就是练习。吃鱼就是理论派,主要告诉我医书上人体穴位在哪,那么我就按这个点.”总结两人的导演分工,“就是商量着来”。

这种商量发生在整个项目运作期间。在宋阳看来,它是开心麻花能够成功的重要因素。从一开始,开心麻花的话剧和电影就带有同样的特点:喜剧风格为主、演员班底过硬、主创团队较新。而在电影项目中,不单纯依靠个人天才的集体创作和成员多重身份转换,被视为他们行走电影江湖的标签。

演员宋阳的导演经验则原本就直接来自话剧演出。“演1000场就有1000场的感觉,每次都不太一样。1000场里,什么角色都要尝试。麻花给了我们这个成功演出的机会。能在侧幕条观看观众的实际反馈,这是最重要的。”

这种对观众反馈的小心拿捏被延续到《羞羞的铁拳》中。影片上映前,主创团队在全国各大高校和影院开启路演。宋阳习惯性地躲在台侧观察观众的反应,设计的包袱一个个抖响了,他才彻底放下了心。他觉得好电影和话剧一样,所谓“好”,主要还是“得让观众乐”。

5.

但电影和话剧还是不太一样。

2015年《夏洛特烦恼》上映后,尽管票房一路飙升,对影片内容的批评却始终没有停止:笑点尴尬、三观不正、侮辱女性……这些都是之前小体量的话剧不曾遇到的。豆瓣相关电影页面中,首条长评名为《一位中年男屌丝的心声,对恶心的梦想不真实的意淫》。

有观众认为,《夏洛特烦恼》这样的影片就是图个开心,没必要想太多逻辑和价值观问题,另外一批观众则觉得这种不切实际的欢乐充满了虚妄和犬儒。一时间舆论发生巨大分裂,如何评论《夏洛特烦恼》甚至在当年成了价值观评判的一道审核题。

2016年,开心麻花又以相同模式拍摄了《驴得水》。这个苦涩的黑色幽默故事最终拿到了1.2亿元票房,远逊于《夏洛特烦恼》,但它文艺风格的调子却使之在豆瓣拿到8.3的评分。

宋阳和张吃鱼说,他们从来没想过要拍《驴得水》。理由是,“我俩不喜欢那种感觉,我们也不是那样的人。”隔了几分钟,他干脆补充,“我们做的工作,其实就是变相的迎合,当然,这是在我们了解观众的基础上的。”

在采访中不时哈哈大笑,随口抖包袱的宋阳确实不像拍《驴得水》的“那种人”。他刚刚接了一头脏辫,说自己头皮还有点疼。他平常释放压力的方法是玩拳击,开机车,喜欢高速,快节奏的表达。每当张吃鱼一本正经回答问题时,他就开始低头玩钥匙扣、剪指甲。

但这位功勋演员讲出的,又确实是开心麻花最关心的事情。有了《夏洛特烦恼》和《驴得水》的尝试,《羞羞的铁拳》一开始就被策划成了一个标准商业电影产品:喜剧、动作戏、性别互换的刺激、励志和热血、立场分明的的正邪两方、反败为胜的一场决斗,都是商业电影,或者说最卖座的那些影片中必不可少的元素。那句话再次被提起,“要让他们在这两个小时里真正开心。”

这对宋阳并不是难事。多年的舞台表演经验让他们比谁都更了解中国观众的笑点,唯一要做的只是抓住那个点,按下去。观众笑了,他此前的焦虑也就此消失。

张吃鱼的总结更有标志性,“喜剧,当然还是得好玩。当然也可以有解读和意义层面的东西,但我觉得还是要好笑。其实这就是取舍,我们追求的是创作故事的时候的喜感,这是观众最需要的,也是我们最想表达的,这和故事的意义层面要达成平衡,需要取舍。《铁拳》就是我们现阶段取舍的结果。”宋阳紧跟着说:“所以我们就是放弃了所有的意义。”他马上哈哈一笑,这句话的含义变得真假莫辨。

与《夏洛特烦恼》相比,《羞羞的铁拳》更规矩,更圆滑,没有话剧感,也没有任何触怒观众的风险。当然,赚得也更多了——业内分析称,《羞羞的铁拳》投资7000万元左右,票房达到20亿元时,若主投资方的占比超过50%,那么主投资方收益将与吴京在《战狼2》中的收益不相上下。

《羞羞的铁拳》下档后,宋阳回到阔别两年的剧场,继续做话剧演员。他还将参与开心麻花的下一部电影《李茶的姑妈》,而张吃鱼则将继续做编剧。说起下次合作的时间,二人都不太肯定。

电影票房到了22亿,他们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兴奋。生活没什么变化。宋阳说,“我总不能跑到大街上喊,‘我票房20亿’吧!对着镜子跟自己喊也不行啊。再说,钱都是公司的,哈哈哈。”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18-01-12 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