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

首页 > 影视>视觉·特效> 《燃烧女子的肖像》:以数字摄影完美重现18世纪的光影美感

《燃烧女子的肖像》:以数字摄影完美重现18世纪的光影美感

来源: 电影摄影师 | 影哥 2020-04-02 16:21:34
  • 评论:
  • |
  • |
  • 我要分享
    扫描二维码分享内容给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当导演瑟琳·席安玛把《燃烧女子的肖像》的场景和氛围设想成海风吹拂的布列塔尼时,她想象的东西和她所得到的完全不同。

 

“我们去那里是因为我们想要灰蒙蒙的天空,结果天气非常晴朗,”席安玛说,“我们觉得 ‘好吧,这是对这部电影的眷顾’ 。它应该是明亮的。”

 

《燃烧女子的肖像》的故事发生在1760年,年轻画家玛莉安(诺米·梅兰特饰)接到委托为伯爵夫人的女儿洛伊斯(阿黛拉·哈内尔饰)绘制结婚所需的肖像画。为了顺利完成画作,玛莉安假借陪伴的名义偷偷观察洛伊斯,两人却在不知不觉中互相吸引。

 

摄影师克莱尔·马松,以数字摄影技术重现了18世纪油画细腻柔和的画面风格,自然流畅的长镜头调度展现出两位女主人公之间的情感历程,在探索过去的同时创造出全新的视觉体验。

 

 

既然将布列塔尼的晴朗天气看作是老天爷的眷顾,席安玛和马松接下来要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将明亮的光线带回到室内场景中?虽然故事发生在布列塔尼,他们也在那里拍摄了很多室外戏份,但是大部分的情节都集中在一座18世纪的城堡里。

 

他们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样本:和为这部电影寻找的其他庄园不同,这个位于巴黎郊区的庄园没有被修复过,也没有用于婚礼和盛大活动。它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涂料、颜色、纹理和饱经风霜的外观都(保存得)很完美。

 

“我们一直在讨论关于布景的选择,”马松说,“瑟琳想拍的大部分都是长镜头。我们选择了一个复杂的场景,但是它令人兴奋,能够启发灵感。(这个场景的)体积,颜色,现有的材料和纯粹的布置——正是这部电影想要呈现的。”

 

 

然而,马松需要大量的光线。更复杂的是:因为这座废弃城堡是一座历史遗迹,机械组悬挂灯具和黑旗的地方就非常有限。所有东西都要放在架子上。

 

主要拍摄的大房间场景是玛莉安的画室兼卧室,也是绘画肖像和展开恋情的地方,这里(的高度)一边比院子高出25英尺(7.62米),另一边比护城河高出50英尺(15.24米)。

 

 

解决办法是:建一个巨大的平台,从窗户外面给它照明。对于这部低成本电影来说,这是一个大胆的举动。照明设置不仅消耗了大量的制作预算,还花费了时间。

 

“这是一个重大的制作决定,因为这部电影很便宜。它是一部预算很低的时代电影,我们不想在工作方式上做出任何妥协,所以做了这个决定。”席安玛说,“布光花了很多时间,这是个艰难的决定,因为这样你拍摄场景的时间就更少了。

 

尽管如此,马松可以在这么多灯光的情况下把工作做得精确无误。我看不出来灯光,感觉就像魔法一样,你什么也看不出来,房间里(好像)没有灯光,但是光线又是如此地精确。”

 

克莱尔·马松在拍摄现场

 

席安玛可以牺牲拍摄时间的原因在于,她将镜头设计得更长,而精心设计过的镜头只需要少量的布置。同时她需要克莱尔·马松在摄影中对光线进行极大的控制。“我们需要光线,”希亚玛说,“我们非常执着……光线似乎是从这个角色身上散发出来的。”

 

在拍摄前,马松和席安玛去到画廊,研究当时女性画家所作的肖像画。马松从这些作品对皮肤及其纹理的呈现方式中获得灵感,但不一定是通过光线。“我们好像完全没有感受到光线(的存在)。”马松说。

 

“我尝试创造一种包容一切的柔和感,来弱化光线的方向性,捕捉情绪的变化、最轻微的颤抖,来表现她们的脸红,感受她们的情绪,而不是让光线占据主导。”感觉好像光线是从她们的脸上散发出来的。不管她们站在哪里,我都尽量保持这种不真实的样子。”

 

 

马松可以控制窗外的强光源,用旗子和柔光板的巧妙组合来塑造和柔化光线。无论这两位女演员转身或走到哪里,光都像是从她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马松努力在画面中保证光线对比,以强调取景空间的动态感,但是也要保证所有的对比(表示光线来自特定方向)不会照到女演员的脸上。

 

《燃烧女子的肖像》拍摄现场

 

电影中的皮肤纹理让人联想到油画,颜色也很细致、鲜艳。摄制组的目标是找到合适的工具组合(包括一个丝绒滤镜)在拍摄期间而不是后期制作中达到这样的效果。

 

“我们选择使用RED Monstro摄影机以及Leitz Thalia镜头进行拍摄,在第一次测试以后选择使用胶片风格LUT。”马松说,“强大的色彩呈现是我们选择它的一个重要原因。胶片风格在平衡红色绿色裙子的同时,也增强了青色的呈现,我非常喜欢这个颜色。”

 

 

RED Monstro的大传感器(电影是以7K拍摄的)再加上镜头和LUT,创作出了马松想要的肤色。数字拍摄的选择远远超出Monstro的色彩渲染方式,在电影中创造出一种“当代回响”。

 

“和瑟琳一起,我们选择用数字摄影机进行拍摄,将回忆和时代电影结合起来,让电影产生真正的共鸣。”马松说,“我们讨论的是结合当下对18世纪的影像进行重塑和增强。”

 

克莱尔·马松在拍摄现场

 

在夜晚的室内场景中,席安玛和马松在创造特定时代的烛光效果时同样要求精确无误。

 

“夜戏就是要把灯具放在房间里,在没有蜡烛的情况下制造烛光。”席安玛说,“这是拍摄时代电影的一个重要决定:你拿着蜡烛干什么?有人拿着吗?你可以看到不同时期的作品有不同的选择,库布里克(在《巴里·林登》中)一如既往地指明了这一点。

 

但是这是和日戏完全不同的过程。夜景镜头大多是用移动摄影车拍摄的长镜头,所以灯光也非常、非常精确,到处都是小的灯光,我们被灯光包围。你不能移动。”

 

 

席安玛和马松从他们对肖像画的研究中得到的另一件事就是画家和作品之间的内在关系。马松说:“我们被模特和画家的互动所打动。我们经常说到简化,表面上的简化。”

 

这也是席安玛对肖像画、电影以及电影中欲火的探索核心。这位导演说,她想要耐心地记录欲望的产生,并且感受欲望转变为爱意的过程。

 

“拍摄出凝视的对立统一,两个女人之间的吸引力,是我工作的主题之一,”马松说,“我必须试着成为一个能观察、会凝视的摄影机,并且总是能够在画面中正确地找到脸部的中心。瑟琳想要让这种亲近变得触手可及。我们必须注视这些面孔,而不是把她们框起来。要与她们同在。”

 

 

席安玛和马松还重新观看了英格玛·伯格曼的一些电影,研究他是如何以一种独特的亲近和亲密的方式拍摄女性的。

 

导演和摄影师决定他们的摄影机应该缓慢逗留,像是在阅读女演员们的想法和欲望。这些都来自席安玛对女演员们的精心调度,她甚至规定了每个人的步数,来控制情人之间紧张情绪的营造和释放。

 

“瑟琳的导演风格是非常严谨的,从画面就可以看出来。”马松说,“这两位女演员的长镜头都是精心设计的,精确到脸部相对对方的位置。”

 

瑟琳·席安玛在拍摄现场

 

席安玛为马松提供了每个场景的详细技术分解,让摄影师可以花时间来设想摄影机的运动。

 

“我一直在尝试让自己沉浸到场景中,沉浸在瑟琳的想法中。我们一种在用摄影机寻找镜头。我们在镜头的节奏上做了大量的工作。

 

这真的是一次了不起的合作。”“我和席琳的关系就像电影一样,我们对电影摄影和制作有着共同的兴趣和信念。”

 

本文由电影摄影师编译自:indiewire.com

原文作者:Chris O'Falt

 

内容仅供学习参考

 

文创资讯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文创资讯”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文创资讯,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文创资讯”。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文创资讯)”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总机:400-928-7979,邮箱:wenchuangzixun@sina.com

last update:2020-04-02 17:50